新浪微博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豆瓣  您好,欢迎来到798艺术网![免费注册] [登录]
798艺术网首页 > 学术观点 >   画廊业发展之困:高古轩商业模式值得拷贝吗

画廊业发展之困:高古轩商业模式值得拷贝吗

  www.798space.cn   2013年10月02日    来源:中国文化报   展览推荐   艺术图库   导航   论坛>>
分享到:

在当今的全球艺术圈内,拉里·高古轩及他的高古轩画廊的一举一动无疑是最广为讨论,也最具争议的话题之一。在2010年与2012年《艺术评论》(Art Review)杂志评选出的世界艺术影响力百人榜中,拉里·高古轩分别位列第一与第二,稳稳坚守了其全球影响力最大的超级画廊主地位。分布于全世界的11家分支画廊、代理的80位左右国际知名艺术家与更多过世大牌艺术家的遗作,都使高古轩堪称画廊业传奇。  但在业内的许多藏家与同行画廊主眼中,高古轩却近乎“臭名昭著”:他挖角成熟艺术家、哄抬当代艺术品价格、屡次将收藏家无意转手的艺术作品率先许给买家的行为违反了传统画廊生意对买家卖家的诚信义务。即使在申请加入权威的美国画廊协会10年以后,高古轩仍未收到协会的准入邀请成为会员。尽管业内争议不断,但高古轩展览的重要性早已超越了一般的传统大牌画廊,就如同安迪·沃霍尔美术馆馆长埃里克·辛纳所说:“在众多层面上,一位艺术家得到在高古轩画廊的展览机会就同能在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或泰特现代艺术馆办展具有相同意义。”

对于高古轩的商业模式,艺术圈广为熟知的基本策略包括以下几点:从来没有兴趣挖掘培养年轻的未成名艺术家,善于发现挖角已有稳定事业根基的事业中期艺术家、成熟艺术家与最具市场潜力的艺术家,与他们合作、强力宣传并竭尽所能快速将作品价格推抬到最高。当然,在世界主要艺术品市场广开分画廊也是该画廊明显的重要商业策略之一。尽管这些策略在高古轩的发展与扩张中被证明是有效的,但并非对其他画廊也同样适用,即使它们处在相近地理位置、艺术品市场或采用相似运营理念。就像多数传奇画廊会有一个有限的寿命周期,高古轩目前的商业策略到底能再走多远仍不清晰。然而可以确定的一点是,高古轩的崛起和这种画廊模式与我们所处的历史时代特征和艺术品市场大环境是有必然联系的,高古轩现象紧密地响应并契合了我们这个时代下的某种收藏文化与艺术现状,因此尤为值得深入探析。

高古轩的商业模式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在全球化越来越彻底的形势下,文化产品与艺术品的交易与流向也更自由,高古轩或许是第一个看到这种全球艺术品市场的结构性变化所带来的机遇和赢利潜能的画廊了。伴随着这种全球艺术品市场的结构变革,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全球社会及艺术收藏风潮还呈现了如下几个完全不同于过去任何一个时代的现象:首先,全球非欧美地区新贵收藏力量的涌现,例如俄罗斯、中国以及中东地区国家等;其次,越来越多在世界各地举办的艺术博览会使得各个主流艺术品市场之间的界限愈加模糊;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当代艺术越来越变成了一种世界范围内财富阶层追逐的时尚崇拜,大牌客户争相购买被大牌画廊代理的甚至是从其他画廊挖来的大牌艺术家的作品变得日益普遍。

《秃鹰》杂志(Vulture)在今年1月做了一篇关于高古轩的深入报道,这篇报道详细记录了在苏富比伦敦当代艺术夜场拍卖前犹太裔大藏家阿尔伯多·穆格拉比与拉里·高古轩对于共同协作、策略性地防止两幅即将拍卖的沃霍尔作品流拍的电话交流过程。穆格拉比家族拥有超过800件沃霍尔作品,至少100件赫斯特作品与巴斯奎特作品,高古轩与穆格拉比家族收藏了一部分相同的艺术家的作品,有时甚至一起购买;双方虽然在资产投入上不一定完全对等,但这变成了确保他们在相同艺术家上共同投资、共同承担风险的一种象征。因此,当他们投资的艺术家作品在拍卖市场上有被拍卖行买进的风险时,为了保证这些艺术家作品价格的总体稳定和各自资产的稳步上升,他们便会用策略性购买与抬高价格的方法“管理”和影响市场。

在艺术家与画廊的关系方面,高古轩最近更成了话题中心:在长期合作的国际超级大牌艺术家赫斯特与草间弥生相继与高古轩解约后,汤姆·弗里德曼与菲利普·塔菲也离开高古轩寻找了新的代理画廊。在17年的合作之后,赫斯特与高古轩分道扬镳的消息似乎向艺术与金钱之间的联姻提出了一个问题。即使高古轩确实曾是赫斯特的艺术生涯不可忽视的助推力且给他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但现在他们要的不一样了:赫斯特想要放慢自己创作的速度,也厌倦了高古轩式无穷无尽的艺术买卖,而高古轩却控制欲过强、过于注重牟利。在赫斯特已经获得了十分忠诚稳定的收藏家客户群体以后,与高古轩继续合作下去毫无意义。在他们解约的同时,赫斯特却与他另一个合作画廊白立方继续保持合作关系。就这一点,赫斯特的“个人商业经理”詹姆斯·凯利解释道:“高古轩与乔普林(白立方画廊老板)之间的区别是,乔普林从赫斯特未成名时就一路支持他,他们一起成长起来并共同分享一些重要的经历。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关系,所以赫斯特没有任何意图想要离开白立方。”

而草间弥生,虽然她的市场在与奢侈品牌路易威登的大规模合作后呈现出显著增长,但她显然对与高古轩之间的合作关系积压了多年不满。在她身边工作的人曾经在私下抱怨高古轩有意对草间隐瞒过多个重要决定,例如她的作品将被如何展览、哪些作品会被展出,以及在她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抬高作品销售价格。

对高古轩来说,在新市场实现最大扩张和最大利益的方法是联合其他资本、操控市场与将他的画廊帝国连锁到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地域。当然,高古轩帮助许多事业中期的艺术家上升到了更高的地位和承认度,但他几乎完全不会是当一个艺术家作品的市场价格暴跌50%时给予朋友般精神支持、鼓励与安慰的那种画廊主。

对于今天我们国内的画廊业来说,僵化拷贝某一个所谓传奇画廊的商业模式或试图在过去的经验中寻找最佳运营方法并不能对本土画廊业未来发展带来任何保证。因为艺术品市场与艺术品经纪这个职业是处在永恒变化中的,只有深切理解它们这种充满活力且不停变革的本质才能给国内画廊业带来具有无限潜力的未来。

[ 本文链接地址: ]
 

网站合作:web@798space.cn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798space.cn 拍卖新闻:pm@798space.cn
Copyright ©2008-2013 798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14611号 QQ:983502987 QQ群①:72908026 QQ群②:182587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