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豆瓣  您好,欢迎来到798艺术网!
798艺术网首页 > 艺术评论 >   尹吉男:《功甫帖》比范冰冰的脸更有效

尹吉男:《功甫帖》比范冰冰的脸更有效

  www.798space.cn   2015年06月09日    来源:“289艺术”微信公众号   展览推荐   艺术图库   导航   论坛>>
分享到:


这是一篇重量级的文章,是一篇尹吉男接受Art289专访的实录,它深度解读了发轫于1980年代初的中国当代艺术,剖析了纠结于当代艺术背后的两股力量—权与钱。昨天289艺术推送的《“男神院长”尹吉男丨严肃艺术家和文化资本家是两回事》一文在朋友圈被疯转,尹老师感叹道:我想静静。谢小编很想问:静静是谁呀(*^__^*) ?今天,289艺术继续推送该访谈的第二部分,微信号”art289art“ 欢迎您的订阅。

尹吉男,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人文学院院长。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缘于对图像的敏感和新领域的研究,开始研究美术史,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攻读中国古代书画鉴定专业。是中国古代艺术研究者,也是当代艺术批评家。1988年,他以《复数性绘画的全新境界》进入当代艺术评论领域。20世纪90年代初,他借助“后新潮”、“新生代”、“近距离”等概念界定了一批生于1960年代的艺术家,开启了中国当代艺术史的“新生代专题”。

他是一个写作的学者,是一个喜欢思想,喜欢发现,喜欢解释新事物的人,他是“敏感而又冷静的艺评家”。从考古学转入文物鉴定专业,同时在当代艺术批评领域投入兴趣,这样的跨越使他的学术研究能不断地有所发现、颠覆、命名与定义,及时察觉中国艺术的新动向,并通过各种新鲜视角打通当代与古代的关联。

而在社交网络上,他是一位活跃的“围脖编织者”,时而深刻时而小清新时而自黑,并且“卖得一手好萌”。在他的个人微博页面上,随处可见粉丝们与他的亲密互动,在央美人文学院,尹吉男被学生们亲切地誉为“男神院长”。究竟作为一枚“男神院长”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从以下这篇访谈中,我们来静静感受一下。

30年当代艺术权与钱—Art289专访中央美院人文学院院长尹吉男

在台湾艺术品经纪人陈筱君看来,除了学者身份,尹吉男还是“中国大陆第一推手”。理由是:2006年,尹吉男策展“多米诺:刘小东新作品”一个月之后,刘小东作品《三峡新移民》以2200万元成交,是一年前刘小东作品最高单价的整整10倍。尹吉男当时吃了一惊,他说,那个展览本来的目的是反市场、超越市场的。

刘小东是大师吗?

“刘小东是最成功的一个转型案例。本来写实已经快变成“要么画美女,要么画裸体”的状态,他用另外一种方式使写实获得新的活力,让写实重新获得社会性。”

Art289 :从1990 年代到现在,中国还有没有真正具有创造力的艺术家?

尹吉男:当然有了,比如我刚才提到的徐冰,他还是有创造力的,他一直保持严肃的创作态度,总是在做新作品。张晓刚的画让人误以为很重复,但其实他是带着孩子般的心情创作每一张作品。他自己觉得很嗨、很高兴,跟齐白石一样。有些人的作品看了以后觉得很油腻,张晓刚的作品至少不油腻。

在口述访谈中,我了解到张晓刚还有一个情结,他的母亲得过精神分裂症,所以家庭里蔓延着紧张感。张晓刚绘画中的紧张感,带着潜在的自传性质。他说,有时候他母亲住院了,照全家合影的时候就缺席一个人,所以他非常想表现全家福的整体性,他画单个人的时候很紧张。

他的符号是从内心生发出来的,不是找到一个符号就不断复制,所以他的作品才会有那么强烈的忧郁。他也有符号,但他的画为什么不油?你不明白。只有深入采访才能解开这个谜,原来他有这种无法摆脱的情结。

还有刘小东,他的视野很宽广,但他始终保持平民视角,他画得最有趣的人物都是民工、妓女等底层人物。让他画教授他肯定画不好,让他画大款他也没感觉。我觉得他的作品也有自传性,他有底层经历。他早期画家人、朋友,后来画外人。他虽然也画三峡,但他画的不是包工头,也不是领导,他画的是民工。

Art289 :说到刘小东,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刘小东画了这么多年,画的还是摄影都能做到的写实性作品。这和您前面提及的艺术创造力是否矛盾?

尹吉男:刘小东倒不是画照片,他画的是现场。刘小东是通过不同的现场来激活自己,把历史瞬间的生动性记录下来。

他不想在写实语言上寻求突破,因为写实语言是没有办法突破的。一千多年来,贵族文化已经把写实语言打造到极致了。

刘小东是最成功的一个转型案例。本来写实已经快变成“要么画美女,要么画裸体”的状态,他用另外一种方式使写实获得新的活力,让写实重新获得社会性。他的社会性不是宏大叙事,而是个人视角。

Art289 :我们最近采访了陈丹青,他说“世界范围内活着的写实画家,比不过刘小东”,您同意吗?

尹吉男:我没办法对写实绘画做一个比较。除了中国,全世界各大美术学院基本不提供写实训练。写实画家基本上停留在过去,保持着贵族文化的写实传统,比如巴尔蒂斯(Balthus)、弗洛伊德(Lucian Freud),他们是典型的贵族,他们迷恋这种写实语言。这就好比一场运动会,中国出一个刘小东,其他国家缺席,那冠军肯定是刘小东。

第二个问题是,刘小东是不是写实最好的?陈丹青一如既往地肯定刘小东,这倒是事实。1993 年,央美还在王府井时,陈丹青刚从美国回来,在篮球场碰到我,他也跟我讲,“在你推介的新生代艺术家中,刘小东是个天才”,他还用了“大师”这个词。说老实话,那时候刘小东在我眼里就是个小屁孩,他怎么会是大师呢?当时我们倒觉得陈丹青挺像大师,他画了《西藏组画》之后在美院就是个传奇。他来推刘小东,我认为很值得注意。

Art289 :陈丹青还说刘小东比弗洛伊德厉害。

尹吉男:为什么我们特别佩服体育明星?一个迷恋写实的人,对手工是有崇拜的。写实绘画是通过肌肉能力完成的,这种天赋并非人人都有,如果你看到人家的肌肉能力比你强,摆脱嫉妒的唯一明智的办法就是佩服他。很多迷信肌肉能力的画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看法,就是刘小东有天赋,因为他画得很轻松,而且不会因为轻松就画得不深入,这就不一样了,羡慕嫉妒恨的都有了。

Art289 :一位美国批评家曾说张晓刚、蔡国强他们这批人的叙事不清晰,观点含糊其词,您认同吗?

尹吉男:西方批评家经常本能地把中国当代艺术家视为反体制的艺术家,将艺术叙事解读为政治叙事,因此他们会觉得张晓刚、蔡国强等中国当代艺术家观点不鲜明。但至少张晓刚不是,他是个人叙事。个人叙事需要特别深入的研究才能下定论。西方对中国当代艺术了解有多深?他能进入到中国艺术家更细微的作品情境中去吗?

“《功甫帖》为公司代言,比范冰冰的面孔更有效”

“本来艺术品交易需要高度的专业性,但在中国,艺术品交易成了土豪们炒作的游戏,而且艺术品比股票卖得还好,这进一步鼓励他们投入市场,这就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现状。”

Art289 :1990 年代资本介入,尤其是海外资本,对中国当代艺术影响特别大。能否具体谈谈,资本如何一步步影响当代艺术?

尹吉男:改革开放之后,首先是一些东南亚、港澳台的商人进来,他们购买一些中国艺术品,虽然价钱不高,却也能让中国的艺术家得到实惠。当代艺术家,特别是体制外的,最早就是通过在外交公寓或私人住宅举办小型画展进行交易。拍卖出现后,当代艺术交易公开化,艺术家跟市场合作逐渐变成一种趋势。基本的途径是,境外画廊和经纪人大批买画,再转卖到国外,这批艺术家是先富起来的人。

画家中,最早富起来的是写实画家,包括画大头像的那批人,比如方力钧、岳敏君,接下来是“新生代”画家。那时候做实验艺术的还看不到出路,还在寻求一些参加国际展览的机会。

1993 年以后,市级的、省级的、国家级的大大小小的拍卖行都冒出来了。拍卖行更适合资本运作,这就形成了中国的市场特点—在画廊没有充分发展的前提下,拍卖业过于火热。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基金进入中国,炒作艺术品十分方便。

国际化的资本,再加上资本的运作本性,使当代艺术品价格迅速上升。西方100 年或150 年才形成的节奏,中国几年之内就形成了。它刺激了很多中国艺术家,因为成功的指标不再是批评,不再是美术馆收藏,也不再是写入艺术史,而是直接进入拍卖拍出一个“天价”。天价变成新闻,再影响日常销售,当代艺术变得像原始股上市,或者类似于某些房地产板块的炒作模式。

Art289 :当代艺术变成了没有技术门槛的生意,不懂艺术也可以做。

尹吉男:本来艺术品交易需要高度的专业性,但在中国,艺术品交易成了土豪们炒作的游戏,而且艺术品比股票卖得还好,这进一步鼓励他们投入市场,这就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现状。当代艺术本身表达什么已经不重要,无论是艺术家还是艺术品,都成了资本市场中的一枚棋子。

Art289 :当代艺术发展到今天,资本定义了艺术,定义了艺术家的身份。除了资本,是否还有其他力量存在?

尹吉男: 改革开放之前,艺术家身份是由国家确认的,比如各级画院的评级。改革开放之初,基本权力在批评家手里,如果批评家不断以你作为例子说事,你的艺术家身份就确立了。

现在资本就可以决定你的身份,批评家变成了吹鼓手。批评堕落之后,资本运作就更加畅通无阻了。

Art289 :当代艺术市场完全被资本操控了?

尹吉男:对。资本炒谁都行,反正都有人说他好。在西方资本也能达到这种状态,但是有制衡的力量,批评总是存在的。

Art289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市场尚未强硬介入当代艺术领域之前,您就提出艺术圈内充斥着既得利益者,有一个既得利益集团,现在状况如何?

尹吉男:我当时主要强调的还是文化权力,比如肯定谁、否定谁、推介谁,并不是经济权力关系。现在文化权力和经济权力交织在一块,情况更加复杂了。

比如美协、书协体制还存在,他们有自己的经营方式,比如拍卖、润格,而且也是非常强大。文化权力和经济权力是相辅相成的,为什么大家争当书协主席?主席和非主席,价钱就差多了。启功当书协主席的时候就没这么复杂,他学问好,字还行,那他就当主席,而现在情况极其复杂。

Art289 :所以说方力钧也愿意加入国家画院,多一种身份多一种可能。

尹吉男:所以现在已经不存在体制内、体制外的问题了,只存在文化权力、经济权力哪个能产生更大效应的问题。

Art289 :尤伦斯(Ullens)夫妇在中国当代艺术品处于低位的时候大量买入,现在高价清仓。在您看来,尤伦斯夫妇也是既得利益集团里的吗?

尹吉男:如果将西方视作一个整体,那么这个整体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资本介入,肯定是既得利益集团。很多大展中可以看到私人藏品,比如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水墨展,不仅有乌利· 希克(Uli Sigg)的藏品,还有西方其他藏家的藏品,这背后就是利益关系—要炒作哪些板块、哪些艺术家。进入国家级大展这件事很重要,参加与否关系重大。

Art289 :既得利益还体现在哪些方面?

尹吉男:文化权力也会变成既得利益。比如说哪些人要写进当代美术史,这不是某个机构来决定,而是写书的人来决定。

还有艺术家作品被谁收藏,这个也能体现权力关系。除了尤伦斯夫妇,中国当代艺术另一个大藏家乌利· 希克,他当过瑞士驻中国大使,介入了很多中国当代艺术运动,收藏了很多艺术家作品。如果艺术家作品被他收藏了,可能就比被刘益谦收藏更重要。

希克本身是瑞士银行家,我不太了解他的银行与中国是否有经济往来。他这么热衷中国当代艺术品到底想干嘛?我想他可能更热衷的是文化权力。

刘益谦收藏的目的就很清楚,他需要那些天价作品为自己的公司做代言,《功甫帖》或鸡缸杯都会起到宣传效应,这样的代言比范冰冰的面孔更有效。

“ 曾梵志在全世界变成热门?”

“为什么大家争当书协主席?主席和非主席,价钱就差多了。启功当书协主席的时候就没这么复杂,他学问好,字还行,那他就当主席,而现在情况极其复杂。”

Art289 :曾梵志《最后的晚餐》2013 年以1.8 亿港元成交,成为中国当代艺术最高价作品。您觉得这样的价格,对当代艺术的发展有什么样的影响?

尹吉男:对不了解情况的人而言,可能会变成正面影响。不过这个价格好像不太合逻辑,如果大家都在争抢他的东西,到了这个价位可以理解,但他有很多作品不一定卖这么好。怎么忽然变成这种状况?我觉得还要看整个国际市场。曾梵志的作品在美国拍卖是不是也能卖出类似的高价?在欧洲以及其他地区是不是也如此?曾梵志在全世界变成热门?不是吧!在香港过亿了,其他市场也同步跟着过亿,这才是正常现象。如果只是局限在某一个地区,就有偶然性了。另外,抛开市场不谈,单纯比艺术实力,曾梵志是不是就比张晓刚、刘小东高一筹?那也不一定。

Art289:最近曾梵志根据卢浮宫藏德拉克罗瓦的《自由引导人民》,创作了一幅《从1830 年至今》,两幅作品并置展出,有媒体就说“曾梵志的作品比肩《自由引导人民》”。您怎么评价这种说法?

尹吉男:我不太清楚他和卢浮宫的合作方式。那是一个时尚行为,还是纯粹的艺术行为,或者是美术馆的宣传策略?蔡国强的写生作品也在卢浮宫展出过,没有人说它就能比肩卢浮宫藏了。波士顿美术馆举办的“与古为徒”展,也把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与博物馆的藏品同时展出,也没人说他们的作品比肩波士顿美术馆的藏品。古今互动的展览策略是常见做法,没什么特别之处。

巴黎塞努奇在欧洲也算非常重要的一个东方艺术博物馆,他们最近就把中国陶艺家白明的作品放到他们的展品中做展览,也是互动的展览策略。那里办过赵无极、朱德群的展览,也办过潘玉良、徐悲鸿的回顾展,我们能说白明已经比肩这些大师了吗?

Art289 :香港苏富比秋拍,刘小东的《违章》成为市场亮点,以6620 万港元成交,创下刘小东作品最高成交纪录,但舆论似乎并不买账—洗钱、虚高、泡沫、看不懂、没感觉、小众的欣赏……一边是当代艺术的高价数字,另一边是大家反映看不懂,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局面?

尹吉男:首先得明确一点,当代艺术服务的对象很明确,当代艺术肯定是中产阶级艺术,不是大众艺术,而且收藏者往往是大资本家。

齐白石特别强调普及、喜闻乐见,这是他的一个预期目标。当代艺术没有这样的预期目标,它不一定要让你懂。比如说库切的小说,一般老百姓也不一定看得懂。当代艺术确实是一个小众游戏,它不需要量,它需要质。

还有一点,艺术家的代表作很重要。一件普通的作品卖多少钱并不重要。如果是他的代表作,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比如赵半狄,他后来改做摄影、行为之类,早期为数不多的写实作品价位就变得很高。比如有一张画叫《蝴蝶》,有的人就特别喜欢,反倒不喜欢他的作品《熊猫》。

Art289 :那您认为,当代艺术有没有一个所谓的价格合理性?

尹吉男:如果说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已经进入千万级,那么千万就变成它的合理性,只是在千万当中,哪个更高,哪个更低,具体作品之间存在差异而已。

作品的唯一性也是关键因素。比如徐冰,他不可能再做《天书》了,但是《新英文书法》还会继续写,两者价格就不一样。在唯一性中,作品是不是艺术家创作生涯的转折点,是不是可以作为艺术家创作的标志?这很重要。

比如说沈周一辈子画了很多画,我们在书写艺术史时只会说比较有意义的那几张画。很多没那么重要的作品,收藏家也不会力争。但是像毕加索的《格尔尼卡》《亚威农少女》,一定会力争的,这些作品曝光率那么高,一现身无疑就是天价。

Art289 :艺术品的价值最终还是要回到艺术史?

尹吉男:对。现在收藏界也开始有了点精品意识,不再只买名头了。原来是“只要是这个人的我就买”,现在是“这个人的什么东西值得买?”。他们对鉴赏家和批评家有了新的要求—不要只讲这个人怎么样,而是这件作品怎么样。

Art289:在市场力量左右下,当代艺术已经走偏了?

尹吉男:站在资本角度来说,艺术市场兼具诱惑和残酷双重特点,肯定是没有走偏的。但从艺术品朴素的功能来讲,艺术品要实现它的欣赏功能,实现视觉艺术思想性,从这个角度来说肯定走偏了。

如果整天只是讲某个食品如何如何好吃,但听众吃不到嘴里,只能想象食物的美味,吃的幸福感就不存在了。你想塑造虚拟的幸福感也可以,但实在的幸福感也得有,二者同步才比较健康,如果只剩一个就走偏了。

Art289 :当代艺术天价现象,中国也非个案。在西方,古典艺术的价格甚至不如当代艺术,比如说杰夫· 昆斯(Jeff Koons)的《气球狗》以5840 万美元成交,里希特(Gerhard Richter)的《抽象画》以3420 万美元成交。您觉得相比印象派或古典艺术,当代艺术的价位是不是太高了?

尹吉男:收藏本身和资源相关。最好的古典艺术品不是在国家博物馆,就是在地方重要博物馆,肯定不会在私人手里。此外,西方的遗产税制度促使艺术品捐赠,很多私人收藏家的精品最终还是流进博物馆。这样一来,市场上买不到最顶级的古典艺术品,比如说达· 芬奇的作品基本都在博物馆。

从资本运作来讲,古典艺术的价钱已经趋于稳定,不会再有突飞猛进的发展。只有活着的人的作品才会有从低到高的运作可能,从原始股炒起来,既方便,又利润丰厚。所以当代艺术这个板块变得更加活跃。比如你低价买了一个美院学生的画,过几年他可能变成身价千万的艺术家,只有当代艺术能够在短期内达到这样巨大的价差,古典艺术做不到的。

此外,当代艺术还有量的流动,因为资本运作不是一个人在操作—当多家机构都收藏一个人的作品,他们才愿意共同炒作。如果只有一个人收藏,炒作不起来。

[ 本文链接地址: ]
 
 
 
 
 

    图片新闻


    展览推荐


网站合作:web@798space.cn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798space.cn 拍卖新闻:pm@798space.cn
Copyright ©2008-2015 798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14611号 QQ:983502987 QQ群①:72908026 QQ群②:182587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