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豆瓣  您好,欢迎来到798艺术网!
798艺术网首页 > 艺术评论 >   贾霭力的1100万

贾霭力的1100万

  www.798space.cn   2015年04月10日    来源:豆瓣   展览推荐   艺术图库   导航   论坛>>
分享到:


好比演员吸毒嫖娼,一旦有了事情,幸灾乐祸的人就说“他肯定得罪了人”,支持他的人就会辩解“这里面有阴谋。”谁也不去考虑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就好比贾霭力这件事情,都在争论谁说了真话,谁说了假话,却没有人真考虑这个1000万的价格到底值得不值得。连刘钢律师一开始也保留地说,他不相信贾霭力会参与这个操作。不管是刘律师老眼昏花记错了时间,还是有关媒体搞成了“晚上八点发”,事实是这件事情最佳后果就是把贾霭力的作品价格被放到了显微镜下将被仔细检验。

我们就来看看贾霭力作品的1100万价格到底是怎么回事。

让我们还是从艺术市场理论开始来解释吧。很多人都在嚷嚷真的假的,其实都是经验和感觉其实谁也没有花一分钟分析。在市场理论中,从画廊或者艺术家这里销售给收藏家,是一级市场;而拍卖在理论上是收藏家和收藏家的交易,所以是二级市场。如果我们要比较两个市场的话,画廊这些一级市场是一对一的交易,当画廊给你一个价格的时候,你不能精确的知道他给被人是否也是同样的价格,是否会给同样的折扣。相比画廊,拍卖看起来就是一个对公众的价格,即使你自己买贵了,但是落锤前的上一个出价实实在在是由某个人出的,心里还是好受一些。

就拿这次贾霭力的事件来说吧。你说1100万是假的,朱彤就出来说,“即使1100万是假的,但是我出价到了1000万,这个是真的。我没买到还后悔呢?”这件作品不值1100万,至少值1000万吧。所以对于很多人来说,如果他要投资艺术,又没有时间去学习去了解,那么拍卖上去卖东西就是最简单和有保障的事情。道理很简单,我就是比别人多出一手钱嘛。这个思路基本上就是以刘益谦代表的收藏家标准做法,只买拍卖场最重要的,节省时间成本和交易环节,而且每次都是新闻头条,无形中为艺术作品增加了价值。

但是就艺术市场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拍卖的价格是公开的。但是拍卖并不能决定艺术作品的价格和价值。价格是不同收藏家议价竞价的结果,价值则是由一级市场来造就的。艺术品的基本价值是“注意力经济”,也就是说越有名的作品越有值钱。艺术作品要有名首先是艺术家要有名,艺术家要有名,就要有好的个展;个展好了,就有好的策展人或者国际画廊邀请你去展览,或者批评家写文章表扬你;然后你就可以被那些非盈利的美术馆、双年展邀请去展览或者个展。伴随着艺术家越来越有名,越来越多人知道,在画廊会卖得越来越好。但是其实一个艺术家的产量却是有限的(当然可以请助手,这是最佳的饮鸩止渴的方式)。所以很快就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艺术家很有名,那些有钱又任性的人想要,但是又不愿意排队等,也不愿意去那张画值得。怎么办呢?他就大嗓门出高价。这个高价一出,就有已经有了作品的藏家会拿出来卖,一来二去就有了藏家之间的交换,这就是二级市场。所以我们说二级市场是根据一级市场的价值来博弈出一个价格,而不是自己创造一个价格。

二级市场通常应该是理性的,但是也会有波动的时候。但凡一个艺术家的价格飞涨,必然是要有好的个展,重要的双年展,或者被重要的人收藏了,再不就是有跨国画廊要接受,或者艺术家身患绝症,再也画不了了。如果这些“利好消息”都没有,然后价格飞涨,我们就只能呵呵了。你要看贾霭力的价格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其实非常简单嘛?把艺术家过去的简历拿出来看嘛。艺术新闻报昨天报道说他近年来很少参加展览,最近的个展是2012年的香港,然后是在西安参加了一个群展。

什么事情都有中国的特殊性,就好比拍卖和画廊。在国际市场上,画廊和拍卖是老死不相往来的(除非画廊是做二手生意的画廊)。比如几年前,韩国的现代画廊就被赶出一级市场的重要博览会巴塞尔博览会,原因是他自己拥有一个拍卖公司。总的说来,画廊和拍卖之间是一对辩证的关系。画廊创造的价值,但是它的价格要得到拍卖的检验;拍卖创造价格,但是价格要得到画廊和艺术家学术活动的保障。而在中国,这个情况有点特殊。首先,私有财产得不到保障,股票和房地产市场不稳定,这些造成了艺术市场作为投资功能凸显。不是说在国外艺术市场不投资,而是说没有中国这么明显。另外,艺术作品的买卖和收藏是个循环系统,从画廊到收藏家,再转手几次。如果在国外,好的作品就被捐到了美术馆基金会永久收藏不再流通。但是在中国,这些交易的终点并不明确,而且富人和艺术票友还在用慈善拍卖做价格呢,哪有捐赠的闲心?(话到这里,我就顺便告诉你秘密:一个爱好艺术家的企业家或者过气中年女艺人业余热爱艺术如何创造自己的艺术价格?把自己的作品送到慈善拍卖上去。那里拍马屁的有钱人比较多,马云大师的水墨340万简直太便宜了。)

言归正传,上述的条件造就了中国艺术市场最特殊的情况,就是二级市场大于一级市场,拍卖强于画廊。因为很多有钱人没时间去了解艺术,所以他要去拍卖买;因为是投资,不是收藏,要出货,所以他要去拍卖卖;最后很多作品没有美术馆要,没有基金会捐赠,所以作品就一直击鼓传花这么传着。好作品去不了美术馆,在市面上漂着,年轻艺术家要入场,老收藏家要追新,就会影响老艺术家的价格。好事者就说是泡沫。在看中国的艺术市场,如果把拍卖市场的好坏和股票市场的好坏比较,就会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在国外,股票市场和艺术市场是同步的,基本是投资收入有闲钱就收藏艺术;但是中国是反的,股票市场和艺术市场是“对冲的”,股票不好艺术市场就好,没有好的投资渠道就买艺术投资,有了好的的投资渠道就卖作品去炒股。2010年,股市那么糟糕,尤伦斯收藏拍卖照样卖得好。2015年,股票这么好,苏富比的拍卖就是拍不好。不过这一年最可喜的是,贾霭力的作品价格达到了的最高价格1100万。

在中国,拍卖成了一个强势的市场力量,没有学术体系去纠正他,没有媒体去监督他,没有法律和道德去制约它,而它却裹挟着巨大而盲从的客户和购买欲望来侵蚀画廊的价值制约。拍卖公司没有兴趣和时间去培养艺术家,但是拍卖公司却可以在艺术家某个起飞的节点上拔苗助长。也就是当一级市场出现了对某个艺术家的兴趣的时候,拍卖公司就试图通过拍卖放大这种兴趣。本来二级市场是个慢慢形成的过程,但是拍卖公司总是透支或者提前消费着这种兴趣。这种透支的直接后果是让不成熟的艺术家冲昏的头脑,脱离了画廊,直接拥抱藏家,接受市场的洗礼。而成熟的艺术家往往会或多或少的保持着和画廊的关系。道理其实很简单,要维持二级市场的价格,就必须不断的有好的展览,或者去好的地方展览,获得更多的关注。而这些只有画廊可以做到,有时即使有画廊,艺术家也要建立自己工作室系统,自己承担很多画廊的工作。

有时,拍卖公司甚至赤裸裸的威胁画廊。最有名的就是某拍卖公司Z总裁常威胁画廊说“如果你不送作品我们拍,那有的藏家拿不好的作品来拍卖,流拍了我可不管了;你要送了好作品我们拍,别的藏家送我们就不收。”因此,当艺术市场兴趣开始起来,拍卖公司闻到血腥味游过来的时候,不成熟不严肃的画廊往往是直接和拍卖公司合作,但是由于他们缺乏影响学术的能力,其后果就是被市场消费掉。(那个青春题材的女艺术家,那个青春残酷的70后艺术家,还有那个艳俗的艺术家基本属于这种吧。)而成熟和严肃的艺术家和画廊采取做法就是积极推动学术的展览;通过和海外画廊合作,扩大市场;同时最重要的是,采取“饥饿营销”,控制一级市场的销售。说白了就是引起你对某艺术家的注意,但是掐断或者减少供给,让购买欲望消费在拍卖上。这方面最成功的就是北京P画廊吧。每推出一个艺术家个展就是暗示你这个艺术家要在纽约P画廊展览,这是在中国的最后一次展览,然后开幕当天作品就订完,让你等。到年底拍卖季节过去,画廊小妹再来电话说作品有了。

正是在这个条件下,一个艺术家从进入拍卖到作品过千万,基本是几年灾年几年丰收年的结果,几年涨价,几年被打下来,然后再涨上上去。我们看刘晓东、曾梵、张晓刚的二级市场,从形成到过千万,哪个不是花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如果相比这些革命前辈,贾霭力从第一次进拍卖到作品的过千万的时间,即使加上通货膨胀钱不值钱,我们也必须感慨上帝所有的幸运都给了他。而且更重要的是即使上面说的这些老一辈艺术家,每个人都跟某个画廊保持着某种关系,原因是单凭自己无法应对这么大的拍卖压力,或者寻找到更好的展览。他们必须借助画廊的力量。但是贾霭力相比他们,几乎没有国际画廊在后面撑腰,而他和他中国的画廊的关系,基本也就是王力宏结婚的效果,只有哈利路亚,性生活却寥寥无几。相同的就是市场的饥饿营销。但是由于缺乏画廊的参与,我们也不知这张1100万的画是何时何地卖给谁的,如果流转的。这些都让拍卖的1100万看起来是上帝的青睐。

从2013年开始,无论是很多拍卖公司,都开始建构自己未来十年的市场布局,也就是说他们要在30-40岁之间的艺术家中制造未来的F4的客户群。其中做法之一就是挑选种子艺术家,进行推广。有的甚至是把很年轻的艺术家的重要作品纳入只派重要艺术家的重要作品的“夜场拍卖”中。正如艺术新闻报指出的那样,贾霭力的数次“个人作品价格的记录都是在苏富比的夜场上完成的。” 从艺术市场和公司经营的角度看,这些也无可厚非。但是如果把所有过去三年在同一夜场上出现的30-40岁的艺术家的过去的简历那在一起看,我们会发现什么呢?相比,贾蔼力没有单一的画廊,缺乏有说服力的展览。拍卖公司的夜场本来是非常严肃的事情,作为推出年轻艺术家的平台也很好,但是如果完全忽略画廊的价值保障也是行不通的。贾霭力时间恐怕对于整个拍卖公司的种子计划来说,是个非常大的挫折,而且这个事件也必然会被不了解市场和当代艺术的人以偏带全的认为是拍卖作假和市场泡沫,从而不公平的影响到其他的艺术家。

但是,历史从来就是细小原因重大的结果。相比以官员馈赠为主导的水墨和古玩市场,当代艺术圈总有会有刘钢老眼昏花这样的“偶然”事件冒出来,也有闻江猪这种傻×出来嚷嚷泡沫,所有的这些都意味着在这个市场中还是有理性的力量存在,有这个力量存在,有对艺术的喜好,就有反省和清醒。所以就像鲁迅说的那样,“捣鬼有术,然而无效,所以古来以此成大事者,无有!”

[ 本文链接地址: ]
 
 
 
 
 

    图片新闻


    展览推荐


网站合作:web@798space.cn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798space.cn 拍卖新闻:pm@798space.cn
Copyright ©2008-2015 798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14611号 QQ:983502987 QQ群①:72908026 QQ群②:182587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