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豆瓣  您好,欢迎来到798艺术网![免费注册] [登录]
798艺术网首页 > 艺术评论 >   喻红:我看不懂这世界

喻红:我看不懂这世界

  www.798space.cn   2011年08月20日    来源:经济观察网   展览推荐   艺术图库   导航   论坛>>
分享到:


喻红的状态大概与柴静最近的描述很接近,柴静写道:“干什么活之前不必要宣扬,更不会挟以自重。”虽不是同一行当,喻红刚好做了这一点。  

喻红  

很多人提起女画家喻红,都会先提到她的先生刘小东。

在学术界和艺术市场上,刘小东都是近年来中国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之一,对于大多数陌生人的“每次必提”,喻红是不会生气的。

大学时所作的《大卫像》是全中国学美术的人都要临摹的范本,1986年她的《自画像》就参加了首届“中国油画展”,她成名早于刘小东。一个画廊主曾在饭局上说,“其实刘小东对喻红是有崇拜的。”且不说圈内闲谈,单从喻红和她作品的风格来说,她是不会被外界干扰、有自我气场和充分的自知。

喻红的状态大概与柴静最近的描述很接近,柴静写道:“干什么活之前不必要宣扬,更不会挟以自重。”虽不是同一行当,喻红刚好做了这一点。

虽然成名很早,但这些年来她是女艺术家里相对低调的。换做一个不太坚定的人,生得这副好皮囊,早就频频登上杂志封面了。UCCA的馆长杰罗姆·桑斯曾对前来采访的杂志记者说,“你们应该找喻红拍封面。”再说,艺术圈里从来不缺喜欢登封面的艺术家,许多男性艺术家都好这口。除了做展,平时很难看到她的消息,这对一个漂亮的、有才华、丈夫是当红艺术家的女人来说,是件挺难得的事。

采访喻红是大雷雨快要来的下午,她正在闷热的画室里工作。9月12日的新展“黄金界”将在上海美术馆展出,她为了这次展览的最后两幅画每天要工作10个小时,回家就得卧床,她给我开门时,还绑着保护腰的腰带。她的隔壁就是刘小东的画室,俩人都画画的时候,会偶尔走动一下,评价两句。

喻红非常整洁,从头发到衣着,这可能和在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做老师有关系。走在写字楼里,人们会以为她是一个脾气不错的高管,从她说话的方式,你很难想象她发怒的样子,不是温和,而是“一切都看淡了”。

看淡了的人不是好的谈话对象。话少,不喜欢举例子,没太多细节。只有谈到学生和创作过程时,她会主动多说一些。

画室里放着最近的新画,全部是金色为底,《不能自已的律动》跳绳系列和《互相角力》拔河系列,从这些新画里,可以看到上个世纪集体主义时期的中国人的娱乐方式,有种和陈旧时空对话的情境。

还没完成的《祭坛画》和2008年展出的《春恋图》有相似的创作手法,都是依照经典作品,进行新的创作。“2007年我们在波士顿美术馆,他们邀请我们去创作一批新作品,主题来源是馆藏的艺术品,我在那里看到了《捣练图》,上学的时候特别喜欢,我就按照那个来创作了《春恋图》。这次新展的主体作品《祭坛画》的结构和形式也是从西方宗教祭坛画出发,把现在的一些人生活状态放了进去,神从这幅画里消失了,都变成了真实的人,算是对神性的一种消解。”

对真实的人的关注是喻红一直以来的创作方向。

不管是纵向记录个人历史与共同记忆的《目击成长》系列,还是横向记录这个时代里20多个不同阶层女性形象的《她》系列,喻红都有一种使命感,是对自己、对身边人、对这个越来越快的时代的使命感,她是一个记录者,对抗的是超越人们接受程度的过快的变化。

在《目击成长》里,她每年从家庭相册和媒体发布的照片里各挑一张来画,用个体与大环境的共同变化来记录自己、女儿和这个国家的“成长”——“1966年8月18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首次检阅无产阶级文化革命大军。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这时刚刚出生的我正在酣睡,对整个中国社会的动荡无知无觉。”“1993年,彩票和有奖销售风行全国。‘给你巨奖给你桑塔纳’这个夸张的标题,表达了追求快速致富的迫切心态。这一年我二十七岁,在纽约结婚。婚姻就像彩票一样,没有人知道它能给你带来万贯家财,还是只是一张废纸。”

“2001年,‘9·11’恐怖袭击。‘星条旗落下’准确地表达了中国人对这一事件的心态。中国再也当不了局外人了。我三十五岁,回到就要搬走的美院附中,和二十年前的同学们坐在二十年前的座位上。时间改变了一切,现在我们都变成少年时最厌恶的中庸无聊的中年人。刘娃七岁,上二年级了,穿着校服戴着领巾,一口京腔。学校教育已经把她送上了社会运行的轨道,再也无法停止。”

大概是一直在记录的人容易感受到时间走得快,她不止一次表达过对“快”的无奈。

采访她时,刚好是7月23日之后几天,我问她对“快速”之下的灾难如何看待,无力感如何疏解,喻红给了个出乎意料的答案:“我几乎每天都无力。这种无力和不明白、不懂是从‘文革’后期到现在都持续着的。小时候我看他们打来打去,上街游行,完全不明白,看不懂这世界。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世界我还是看不懂。当年我毕业时,失败和不失败没有明确的界限,最大的不安全感是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有点年轻人的迷茫,现在的孩子们没有迷茫,他们有量化的标准,在这个标准线以下的都是不成功。还没有以前好。”

喻红毕业时,在“迷惘时期”接受了导演张元的邀请拍了10分钟短片《白线》,后来又和刘小东一起主演了王小帅导演的《冬春的日子》,这部戏在欧洲受到好评。人们以为夫妇俩如电影结局一般一个疯了,一个走了,结果他们拍完这戏两年就生了女儿刘娃,一直好好地过到现在。

除了记录的使命外,作为一个老师,她还曾对学生们说过这样一句话:“架上绘画现在越来越失语,要通过自己的创作还架上绘画一些尊严。”

“油画系的学生90%是要失业的。一个班里只有几个人能考上研,考上研的这些更容易坚持画,本科毕业的学生们,有很多都消失了。”

“上油画系的人这两年是不是少了些?”

“越来越多了,而且生源都很好,功底很扎实。我想鼓励他们,有时候帮助他们卖出去一张画,推荐他们参加比赛,去拿奖,对这些孩子都是莫大的鼓励。”

[ 本文链接地址: ]
 

网站合作:web@798space.cn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798space.cn 拍卖新闻:pm@798space.cn
Copyright ©2008-2013 798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14611号 QQ:983502987 QQ群①:72908026 QQ群②:182587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