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豆瓣  您好,欢迎来到798艺术网![免费注册] [登录]
798艺术网首页 > 艺术评论 >   梁远苇:命题作文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梁远苇:命题作文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www.798space.cn   2011年04月29日    来源:东方艺术·大家   展览推荐   艺术图库   导航   论坛>>
分享到:


梁远苇 光线 材质:棉线 2001 01

梁远苇 光线 材质:棉线 2001 02

梁远苇 摄影:朱英豪 排版不超过二分一P

我请求雨 综合材料 1

我请求雨 综合材料 2

《东方艺术·大家》:您如何理解本届双年展“启迪”这一主题?从上一届的“制造世界”到本届的“启迪”,宏大的展览主题是否是大规模双年展的一种必然选择呢?这些主题在具有包容性的同时是否也会存在空洞的危险呢?

梁远苇:我对本届的双年展的总主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这种大展的主题大多比较宏大,对艺术家自身的创作没有什么限制,基本上从任何角度出发来创作作品都可以顺利进入到这个主题之中。对艺术家个人来说,他(她)的创作本身是从个体出发的,不同作品之间表现出的鲜活和差异本身就是对大展主题不同角度的阐释。展览是否空洞并不是由主题决定的,还要看对具体作品的操作。

《东方艺术·大家》:您如何理解中国馆的策展主题“弥漫”与双年展主题“启迪”之间的关系?

梁远苇:这次的参展作品我是针对中国馆《弥漫》的主题专门创作的,这个主题与总主题相比限制性相对强一些,但也是对艺术家习惯创作方式的一种挑战。因为策展人自己的想法很具体,作品所要选用的几种材料也基本上是规定好的,艺术家必须通过某种方式让材料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东方艺术·大家》:请您具体谈谈您本次参展作品的一些情况?

梁远苇:我从毕业以后就开始做装置了。很长时间以来在做一些不同的实验,有一些作品并没机会呈现出来,但在这个实验的过程中我累积了很多不同的创作线索。即将参加本届双年展的作品是根据我十年前一件作品的线索发展而来的。这件作品在材料和表现方式上都跟我最近展示较多的作品有一些不同。总体上来说,这次参展作品的创作还是非常困难的,一方面是策展主题的要求,另一方面是很多实际条件的局限,如展览场馆要求不能改动现有格局、墙面不能使用等,也对我作品方案的构思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所以整个事情对我来讲,都是一个特别大的挑战。

我之前的那件作品叫《光线》(Rays),是2001年的时候在一个废弃的厂房内实施的,我利用厂房里现有的一些废旧货柜和窗户结构等,在一个库房的不同房间内和两个库房间牵引出一些棉线,让这些柔软的棉线和厂房里本身破败凌乱的结构发生冲突,没有改动空间的原有结构,仅用线轻盈地控制整个空间。因为考虑到本次双年展的空间环境跟先前作品的实施环境有类似的地方,所以我就以《光线》为基础来构思了整个的作品方案,并因策展方案对材料的要求改变了作品中原有的材料。

这次作品方案的构思重点是基于策展主题所要求的,对味道的强调。具体就是将原先的棉线改成了导管,并在导管内放进液体(酒)。但随着方案的深入我又更换了导管的材料,仅保留了原来作品中的循环概念,并让液体能暴露在空气中。

《东方艺术·大家》:您刚才谈到“威尼斯双年展”中一些实际条件的限制可能会改变您对作品的最初构思。您觉得参加这种国际化的大型展览跟您原先参加的一些规模相对较小的展览相比,在构思作品方案和作品实施细节时有什么不同吗?

梁远苇:我之前参加的绝大部分展览都是依据我个人的创作计划来完成的,或者是由策展人挑选已经创作好的作品来进行展示的,而这次双年展却是很不一样的,像之前谈到的那样,我必须改变很多固有的东西,重新进行思考。

另外,很多我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事物所造成的困扰和限制,对我这次的创作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挑战。不同于纸上谈兵的理想化的艺术方案,除了场馆本身空间和使用要求的限制之外,作品的运输方式及成本、安装作品方式的可行性等都需要我来作出综合的考虑。之前的展览都是你只要考虑一个具有一定可控性的方案,展览之前会有人帮你完成具体事务的实施。但这次不一样,一切有关展览的细节乃至因展览而产生的衣食住行问题都需要你来关照,很多精力被分散到不同的琐碎细节上了,而给作品的制作周期又非常短。但这些事情对于我来讲是不能选择和逃避的,就好像你生在这个国家,你要面临的一切问题都不是你能选择的,你只有积极的面对并解决问题。我觉得从中我学到的重要一点是,如何在压力和限制中去找到一个拓展的角度,不论是在思维还是实际操作方面,寻找突破瓶颈的缝隙,并从中积累经验。

《东方艺术·大家》:在全球化大背景的今天,您认为自己作为中国的艺术家在创作观念上与其他国家的艺术家有哪些相似或不同的地方?

梁远苇:我是一直是比较倾向于“个人主义”的,这种带引号的“个人主义”不是通常意义的上的自私自利,而是说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独特的一面,无论是对每代人、每个民族、还有不同性别间的概括性划分,我认为都太笼统了。不同的经验和态度决定了每个人不同的观念,个体之间表现出的差异也是非常大的,所以我觉得空泛地谈总体的观念,会抹杀掉艺术真正的意义。

但另一方面,看待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又不能把它孤立地看。艺术家应该懂得把环境作为作品的原料,而他/她所要利用的这个环境不只是自然的,更是人文的。所以,我的这件赴威尼斯参展作品正是镶嵌在这次的中国馆的整个背景上的,离开这次的中国馆,它就不是同一个东西了。(采编/郝科)

《我请求雨》附:

我请求熄灭

生铁的光、爱人的光和阳光

我请求下雨

我请求

在夜里死去

我请求在早上

你碰见

埋我的人

岁月的尘埃无边

秋天

我请求:

下一场雨

清洗我的骨头

我的眼睛合上

我请求:

雨是一生的过错

雨是悲欢离合

(海子)

[ 本文链接地址: ]
 

网站合作:web@798space.cn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798space.cn 拍卖新闻:pm@798space.cn
Copyright ©2008-2013 798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14611号 QQ:983502987 QQ群①:72908026 QQ群②:182587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