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豆瓣  您好,欢迎来到798艺术网!
798艺术网首页 > 艺术评论 >   鲁邦林访谈:令人亲近的好老师马一平先生

鲁邦林访谈:令人亲近的好老师马一平先生

  www.798space.cn   2012年11月22日    来源:艺术国际   在线展览   艺术图库   导航   论坛>>
分享到:


访谈时间:2012年8月7日

访谈地点:重庆四川美术学院虎溪新校区 鲁邦林工作室

访谈:王鹭 / 文字整理:尹宜生

王鹭(以下简称王):今天很高兴采访到著名艺术家四川美院美术教育系的鲁邦林老师,你好,鲁老师!

鲁邦林:你好!

王:马老师的展览将于十月份在成都文轩美术馆举办,这个展览也是他从事五十年艺术教育的一个节点,你也是本次展览的参展艺术家。能回忆一下你当时是如何进入四川美术学院的,当时应该是八一年吧?

鲁邦林:对,八一年。

王:当时马老师给您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

鲁邦林:好,那我说一下。确实,马老师不仅仅是从事了五十年的艺术教育,应该说马老师的一生对四川美术学院和整个四川美术教育影响巨大。我觉得他很可贵的地方在于他既是一位艺术家又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美术教育家,同时又是一位非常容易让人亲近的好老师,这是我的感受。

大学期间,马老师没教过我,因为当时我在考大学之前就是小学美术老师,那个时候可跟现在不一样。那时有一个规定,如果你是教师,你只能考师范。所以当时我报了西南师范,刚好四川美术学院在那一届开办了美术师范,结果我考进去了。读书之前以及读书期间,马老师对大家都是非常有影响的,也能经常见到他。工作以后,学校办了一个青年教师助教班,面向全国招生,这个时候班里请了几位教授,马老师就是其中之一。马老师给我上课那一段时间,我亲身感受他的教学以及对我的影响,这给我留下非常深的印象。

他的教学目的非常明确,明确到学生的操作上。他的教学结果也非常直接,当时我们那个班不是教非常基础的东西,更多的是带有一种研究性。当时有一种伊维尔画法,是一个法国画家到中国来传授的,马老师就带着这套技术在班上展开具体教学,我感动的是他当时担任行政领导,又是教师,同时又是优秀的创作者,为了把这门课上好,他带着我们,从如何定稿,如何画素描稿子,再到画布上,到如何熬油,都是层层把关。特别是熬油,因为绘画中油非常重要,而且那时油没有现成的,必须靠药店想办法去邮购,把那些带乳香、松香的矿石堆在一起,然后拿来熬,熬好了之后要过滤,我们那时候很多人都是单身,过滤又需要尼龙袜,他又给我们找尼龙袜,记得是冬天的晚上,大家在教室里熬油,熬好后将尼龙袜绷好,然后倒出来,再按配方进行调配。唉!这些事都让我觉得很难忘,非常难忘!而且是冬天,还下着雪,那一年是九一年,重庆下了最大的一场雪。

我觉得这种老师他不是只靠说教,他还带着你一起实践,画画的时候他跟你一起画,他是那种从理论到实践有着互动的老师。学生理解他说的,同时又看他画的,这种说出的理论在具体的画面上体现了出来,这种方式对我有很大的影响,所以现在我上课都是和学生一起画,我摆静物都会在前一天把静物选好、摆好,第二天学生到教室就画。

另外开头我也说过,他的教学操作性非常明确,也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这跟以前吴冠中说的“风筝不断线”有相似之处。当然他说的是创作,而马老师也有一个教学理论,是一个形象的比喻,叫做“转盘子”。我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指教学应该像魔术师那样,我不知道你们看过没有,魔术师其中一个节目是将一块桌布上的十几个盘子全部旋转起来,魔术师在一旁看着,某一个快要倒下时会扶它一把,而它在转的时候没有必要去扶它。这也是马老师一个很鲜明的特点,就是他既要控制住学生以完成整个教学,同时在具体实践中他又放手学生按照教学的度自己去操作,只要这个操作和他完成的效果跟教学目的是一致的。当然我们不是为了教学目的,教学目的是为了达到一种结果,这个阶段的任务要完成,这是教学目的。所以说他在教学过程中既要鼓励学生去大胆的画,只要方向是对的,至于手法怎么样,也不会多说。当然如果方向偏离了很多,作为教师的经验来讲,后果将是不可设想的。这个时候,他会再跟你商量一下,看你是不是可以再调整一下。所以他说我这个就叫......,我记不太清楚了,反正大概就是“转盘子”那个理论。那个道理就是想说明,要对学生放手,但是在整个教学过程中要有一定的控制,在控制中放手学生去做一些探索。就是这两点,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再一个特点,他是一个老师,但是这个老师你可以拍着他的肩膀喊老师,你可以拍着肩膀喊:“哎,马老师!”。他很亲切,对学生非常亲切,也没有太多架子,他也可以跟你随便在教室找一根凳子坐下来就行了,或者随便找一个茶馆就这样坐着,他没有那么多讲究,他在学生们之间非常随和。我觉得可能正因为如此,他在四川,当然现在重庆分家了,原来的整个大四川,他在美术教育这个领域是非常有影响力的。我很高兴,上个月我在沙坪坝新华书店翻一本杂志,竟然又看到马老师最近的一批作品。

王:马老师对您那时的教学也是非常赞赏的,而且他很肯定您在教学当中所用到的一些方法和观点,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鲁邦林:我觉得,作为一个教师,确实,你要从事这一领域的教学,你首先自己要弄明白;其次,尤其是美术教学或者绘画教学,它的时间性非常强,不是说讲个道理就行的。作为教师要有教学经验,经验就像一个演员,台上一分钟,台下可能要多年功夫才行,我觉得这是一样的。学生出了问题,你没有经验就没办法说,所以说我也强调具体性。这一门或这一单元的课,目的性一定要明确,同时也要分解,要分解几个环节,要解决什么问题。而且问题不能太多,要把小问题汇集到大问题上去,主要问题带动次要问题,我觉得这样你才能展开好的教学。说实话,课前准备是非常重要的,教学的方案设计及对班里学生的了解至少是要非常清楚的。还有就是,具体问题具体的去对待。所以说美术与其他学科不一样,它不是讲个道理大家一背就能解决一切,它不是这样,它是面对人而且是不同的人不同的学生,你必须要对每个学生做到心中有数。像一张作业,他出现了什么问题,是技术上的问题还是情绪上的问题,或者是受了什么影响,这要弄清楚。

这点马老师就做得非常好,他非常了解学生。所以说一堂课不是你把课件做好了,课件做得很漂亮是不是这个课就上好了,不是的。一堂课是从开头到结尾,不能开头讲好了后面一切放任,这是肯定不行的。以前马老师在学校当副院长的时候,他也主持了一些研讨会,那个时候我就在想这些问题,尤其是像我这样,很多时候是从事绘画教学甚至绘画基础教学的,一是基础教学和学生的未来是什么关系,二是基础教学和艺术创作有什么关系,三是基础教学和当下的画坛、艺术思潮以及五花八门的流派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也很喜欢上基础,喜欢上一年级的课,我就一定要把这些关系给学生梳理清楚,他才不至于迷茫。他会想:“怎么人家弄几个砖头摆在展厅里它也是艺术,那我画这些有什么用呢?”,你就要跟他讲清楚,基础和艺术的关系,那几个砖头是有修养的艺术家摆在艺术展厅的,他怎么摆,我觉得这个就是基础,有审美的,我指的是非常优秀的摆砖头艺术家,不是指瞎整的所谓艺术家,所以这里面是有关系的。有时候你带了高年级的课你就会发现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往往是基础的东西。就说创作,创作光有思想是不行的,你如果把思想化为可视的艺术形象,这里面肯定有组织关系的。而且现在就从绘画来讲它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就是过去那种纯客观而不注意画面的形式问题,现在非常重视,去借助很多设计的理论。所以我在好多年前在带基础课的时候我都会做一些形式分析课,什么是形式分析课呢,就是指我们分析一幅画的结构,这种结构不是自然结构,也不是解剖结构,是画面结构,画面结构既有形的分割,同时有黑白灰的关系,这就是画面结构和组织结构。

王:所以其实能看出来您也是非常重视基础教育这一块的。

鲁邦林:我觉得基础打好了,今后做什么都没有问题,但是这个绝对不是死的基础,基础应该容量非常大。所以说这个区别于教师,你对基础肯定会考虑,你如果认为基础是死的、教条的、僵化的,它肯定是死的,但是如果你认为基础里面有很多可能性,有很多升华的空间,那么这个基础绝对是容量大的,是宽厚的,而且具有非常随机性的东西,有很多今后可以发展的东西,我是这么理解的。我认为基础应该宽厚广阔,而且它里面有很多可能,这个可能要给学生讲清楚,他学清楚他就会负责,他想这里面和今后艺术创作,和画面组织关系,和画面构成关系,他就很鲜明。那么他这种基础就练得非常丰富了,而不只是面对一个瓶瓶罐罐的问题,它里面既有形象而且又有形象背后的组织关系、构成关系,就很有意思了。

王:您第一次看到马老师是时候,记得不?

鲁邦林:那是很早了。这里边还有个插曲,我后来也跟他说过的。我到川美来考大学,当时我的老师和马老师是同学,都是附中毕业的,他写了一封信,他说你去找一下马老师。我当时和另外一个同学就去找他,又不认识,犹豫了半天,还是没去,觉得这个时候去找他不太合适。考进来以后,好多年啦,工作以后马老师才知道,当时拿了一封信好纠结啊。我第一次看到马老师是在操场,我们站三角花园那里,他在我们前面走过去。马老师也是很有特点的,走路非常有精神,直到现在还是那样。还有一次是在高考阅卷的时侯,他负责阅创作的卷子,还带了几个青年教师,我还进去过。没有场地,只能用办公桌、沙发来放卷子,转来转去的。马老师在工作的时候,大家工作非常高兴愉快。

王:鲁老师,您可以简单聊一下马老师的艺术成就?

鲁邦林:我觉得马老师的艺术成就是秉持他一贯的现实主义创作路线,这也是带有一种学院的精神。他的创作一切都是来自于生活,马老师以前的画不能代表他的创作,他之后的作品包括他画的戈壁、勘探队、两个小红军,画画道具不多,就两个长板凳,两个人,但是很有情趣。所以学生我冒昧的觉得他的绘画创作是现实主义里带着一种浪漫主义,也有理想主义,非常迷人,整个绘画从审美上、从色彩上、从造型上都是很典雅的。所以前几天我买了本杂志,我一看,他还是到生活中去,他那张画人在图画中,这完全是生活中的东西。再有一点就是马老师在创作方面对形式的追求非常讲究,我觉得这也是他的一个特点,非常的简洁。

王:还有马老师好像很讲究构图,画面效果,这是他非常大的一个特点。他到现在据说他画画在画架上都会画小构图。

鲁邦林:对,要画小构图。你说到这让我想起他以前带我们去乡下,两个单元技法,一是伊维尔技法,二是风景画法,去了一周都在构图,不断的推敲形式之类的。虽然我们在学校都搞过这些,他依然对我们严格要求。面对对象,你必须要出几张构图,这也很锻炼人,还要画小色稿。所以你看他的创作,艺术理想对生活的还原以及他对现实的追求,构图的推敲非常有特点。

王:您还有什么话想对马老师五十周年展览说?

鲁邦林: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也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师生以这种形式办展览,我觉得很有特点,很有意思,是值得期待的一件事。最后祝展览成功!祝马老师永远年轻!还是像小伙子一样!马老师还有个特点:不怕辣,我记得我们在阅卷吃饭的时候,他吃辣椒太厉害了,这也是他一个特点。

[ 本文链接地址: ]
 
 
 
 
 

    图片新闻


    展览推荐


网站合作:web@798space.cn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798space.cn 拍卖新闻:pm@798space.cn
Copyright ©2008-2015 798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14611号 QQ:983502987 QQ群①:72908026 QQ群②:182587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