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豆瓣  您好,欢迎来到798艺术网!
798艺术网首页 > 作品评论 >   一个博物馆

一个博物馆

  www.798space.cn   2015年11月16日    来源:狩猎 豆瓣   展览推荐   艺术图库   导航   论坛>>
分享到:


2010年,我读了奥尔罕·帕慕克写的《纯真博物馆》。如今对小说的剧情只剩下一个很模糊的印象了,但依然能清楚地记得里面描述的那座男主角建立的博物馆。小说的语言非常直白,对细节的描写又巨细无遗,这就让人容易感到自己是在阅读日记,产生真实的错觉。在阅读的过程中我曾一度对这个博物馆的存在信以为真。

2012年,我看到了纯真博物馆在伊斯坦布尔开幕的新闻。帕慕克说自己从1990年代起就收集各种物品,构思一部以这些物品为基础建立的博物馆的小说。这些物品有的来自家人和朋友,还有很多来自伊斯坦布尔以及世界各处。从收集物品到2008年小说出版,中间经历了10余年,再从小说出版到博物馆开幕,又经历了4年。现在是2015年,我还没有找到机会去伊斯坦布尔,对我来说,纯真博物馆与《纯真博物馆》都只存在于想象之中。

一个是以真实的物品写出来的虚构小说,一个是根据虚构的小说建立起来的真实博物馆。当我提到这座博物馆时,我不会说这是一座虚构的博物馆,因为它有实实在在的空间。至于它的内容是不是真实的无关紧要。帕慕克强调这是关于小说的博物馆,不是关于他自身的博物馆。当然,其中的物品都是他收集来的,与他自己的经历也就有着必然的联系。如果非要套用一句评论,那就是他“模糊了真实与虚构的边界”。

不过,这个“边界”真的存在吗?如果我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去纯真博物馆,它对我来说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其实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真实与否。博物馆的存在是一个形式,在这个形式之下加诸了一系列的功能,政治的,社会的,历史的,艺术的,科学的,教育的……这些功能并不需要亲临实地才能够展现。于是,我们就可以将真实和虚构的问题甩开了,边界的问题讨论到最终无非是一个人为的定义,但这个定义能为我们带来什么呢?反正肯定不是博物馆想带给我们的。

2

1988年,戴维·威尔逊(David Wilson)和德雷克·威尔逊夫妇(Drake Wilson)在洛杉矶棕榈区的一栋二层小楼里建立了侏罗纪科技博物馆(Museum of Jurassic Technology)。帕慕克在《纯真博物馆》中也曾提及这个博物馆,不过他在书中记载这个博物馆的地址是卡尔弗城(Culver city),那其实是博物馆登记邮局的地址。同样,我也没有去过侏罗纪科技博物馆。

1995年,劳伦斯·韦施勒(Lawrence Weschler)以自己探访博物馆的经历写了一本名为《威尔逊先生的珍奇柜》(Mr. Wilson’s Cabinet of Wonder)的书。顾名思义,珍奇柜唯一的收藏标准是:珍奇。它没有严格的分类,收集的物品完全取决于收藏者的个人爱好。这种形式起源于16世纪,是现代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雏形。不过,威尔逊先生把这一起源追溯的更为久远,他说,诺亚方舟是世界上曾经存在过的最为完整的自然历史博物馆。

在博物馆的网站上,侏罗纪科技博物馆这样描述自己的宗旨:“…是一家致力于推动知识进步以及普及公众对于下侏罗纪(Lower Jurassic)了解的教育机构…一方面,博物馆为学术界提供来自下侏罗纪的遗迹以及人工制品的丰富库藏用以研究,尤其是具有非同寻常的奇异技术特制的物品。另一方面,博物馆为前来参观的公众提供亲身经历‘侏罗纪生活’的体验。”这家博物馆里并没有恐龙,它们有长犄角的人,针眼里的微型雕塑,还有杰弗里·索纳本(Geoffrey Sonnabend)提出的“遗忘理论”(Obliscence: Theoties of Forgetting and the Problem of Matter)。

索纳本认为,记忆是人类“创造的最为精巧的构造”,它帮助缓解我们“抵抗最为难以忍受的知识”——也即时间无可挽回的流逝——的进程。但是,记忆不过是幻象,遗忘才是经验的最终产物。博物馆的知识就是为了抵抗遗忘建立的“精巧的构造”之一。博物馆作为知识权威的形象始自现代性的发源之后,而在此之前,珍奇柜并没有将传播知识作为自己的任务,它只负责激发人们求知的渴望。

3

1968年,马塞尔·布达埃尔(Marcel Broodthaers)在自己家中举办了“现代艺术馆,鹰部”的开幕仪式。他邀请了60余位艺术圈人士前来参加,由门兴格拉德巴赫博物馆的馆长约翰内斯·克拉德斯(Johannes Cladders)致开幕词,随后是“一场严肃的关于艺术和社会的讨论”。布达埃尔的展览完全借用了现有的博物馆语言,比如印有“小心轻放”和“易碎”标语的空画箱,复制大师原作的明信片,馆长发出的活动邀请函,等等。甚至,在结束了自己四年的博物馆馆馆长生涯之后,他还以财务部的名义宣布博物馆破产,并将博物馆公开售卖。

与大多数活跃于同一时代进行体制批判的艺术家不同,布达埃尔没有选择在体制内进行批判,而是直接建立了自己的体制。他曾说,既然自己没有足够的财力成为一个收藏者,那么就成为一个创作者。实际上,他作为一个创作者的生涯不过10余年,在此之前他的主要身份是诗人。这也决定了在创立自己的博物馆体制的过程中他用大量的公开信作为阐释博物馆理念的载体。雷切尔·海都(Rachel Haidu)把他的公开信称作对虚空的喊话,因为他既没有寻求读者,也没有企盼回应。

这个博物馆的迷人之处就在于,虽然有实体的藏品,还有展览,公开信,讨论会,放映会,但它最终仅仅是一个关于体制的概念。与其说布达埃尔建立了一个博物馆,不如说他建立的是一套语言体系。即使当这个体系出现在一个传统的博物馆中时,它也能够避免博物馆语境的干扰,通过自己的体系发声。这样的做法让他避免了从体制批判落入批判的体制化。

你应该猜得到,我也没有去过布达埃尔的博物馆。

4

2014年,我开始建立自己的博物馆。

14年年初,我在佛罗伦萨科学博物馆的网站上看到了他们收藏的一根伽利略的手指,又在牛津的科学历史博物馆上看到了他们收藏的一块爱因斯坦曾经写过的黑板。我还发现,如今人们在对话和写作中对科学术语的使用也越来越频繁,诸如黑洞,量子力学,不确定性原理,高维空间等等这些词汇经常出现在非科研人士的口中。对于科学的迷恋已经从对身体(物体)的迷恋,发展成了对概念(词汇)的迷恋。

这就是科学恋物癖博物馆(Museum of Science Fetish)的由来。博物馆的内容都基于科学史上有名的思想实验,比如薛定谔的猫,双生子佯谬,无限猴子定理等等。所谓思想实验就是在物理方式上无法实现或者没有必要实现的实验。博物馆的藏品就是这些实验真正被做过所留下的“证据”,这些证据包括各种操作实验使用的工具、科学家手稿、研究报告、档案记录,以及它们在大众文化中的出现,例如科幻小说,电影,流行音乐,漫画等等。总之,一切将思想物化的可能性。

博物馆最终以网站的形式存在,人们可以通过网站上的照片、视频和音频了解博物馆的展览、活动以及各种藏品。我不会在向别人介绍的时候说,这是一个“虚构”的博物馆,或者这是一个“虚拟”的博物馆,它就是一个博物馆。我从没有去过帕慕克的博物馆,威尔逊的博物馆,或者布达埃尔的博物馆,你可能也从没有来过我的博物馆,但这并不妨碍它们成为一个博物馆。

我曾经天真的以为,博物馆将传播“正确”的知识,“纠正”人们对于科学的误解和误用。直到我认识到,没有必要去强调知识的本意是什么,我做的事情不是去普及这些知识,而是以此反映一种现象,这种现象是关于科学本身的。博物馆也不是知识的权威,它能做的就是打开一个入口,至于来参观的人能从里面得到什么,我也不知道。博物馆并不是一件艺术品,当它被认作是一件艺术品的时候,那它就总是会被在艺术的语境中讨论。它可以在各种各样的空间中展出,除了画廊和美术馆,也可以是公寓,商铺,实验室,档案馆。建立一个博物馆,是因为它能够拥有一个相对独立的语境,同时,这种独立也意味着它能够向更多不同语境的开放,不仅仅是艺术的,也是科学的,社会的,历史的,心理的。

欢迎参观科学恋物癖博物馆。

----------

关于博物馆:

科学恋物癖博物馆(Museum of Science Fetish)成立于2014年,其藏品来自贾世祯先生的私人收藏。贾先生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现退休居住在美国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博物馆的藏品来自科学史上著名的思想实验,共由8部分组成,分别是:薛定谔的猫(Schrodinger’s Cat),双生子佯谬(Twin Paradox),量子自杀(Quantum Suicide),麦克斯韦妖(Maxwell’s Demon),无限猴子定理(Infinite Monkey Theorem),牛顿的大炮(Newton’s Cannonball),彩票悖论(Lottery Paradox),以及伽利略斜塔实验(Galileo’s Leaning Tower of Pisa Experiment)。每部分分别由两种类型的藏品组成,第一部分的藏品为原实验中使用的科学仪器,相关文档及实验结果产物。第二部分藏品为实验相应文化衍生物,包括文学作品,漫画作品,音乐作品,影视作品,以及利用这一实验形象创造的各种玩具、首饰、体恤衫等等。 网站:www.mosife.org

关于艺术家:

刘张铂泷,(b.1989,中国北京),201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2015年毕业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摄影、录像及相关媒体专业。现生活工作在纽约。近期展览:科学恋物癖博物馆(城建琨廷,北京),暗物质试验场(A01空间,西安),第二届三影堂实验影像开放展(北京),朱喆与刘张铂泷:维尼塔斯/痕迹(缘味和否画廊,纽约)。 网站:www.zhangbolong.com

标签
[ 本文链接地址: ]
 
 
 
 
 

    图片新闻


    展览推荐


网站合作:web@798space.cn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798space.cn 拍卖新闻:pm@798space.cn
Copyright ©2008-2015 798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14611号 QQ:983502987 QQ群①:72908026 QQ群②:182587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