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豆瓣  您好,欢迎来到798艺术网!
798艺术网首页 > 作品评论 >   在洪流中寻找答案的野生阿宅 ——专访台湾艺术家陈奕龙

在洪流中寻找答案的野生阿宅 ——专访台湾艺术家陈奕龙

  www.798space.cn   2015年07月10日    来源:艺术国际   展览推荐   艺术图库   导航   论坛>>
分享到:


从临摹和写实到创作观念与个体风格的形成,奕龙用很短的时间完成了艺术的进阶,学院里遍摘奖项之后,在军营和社会上兜了一小圈之后回归艺术之林,画风日渐成熟。充盈画面的色块拼接,在视觉上与草间弥生的圆点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奕龙的“拼接”,让细胞元素结合完成了一个物体的新生,抽象中实有具象,视觉上有助于东方审美中的“完形”心理,游刃有余地表达艺术家内心活动和画面上的故事。奕龙的画面,既支离破碎又完整统一,叙述着叙述之外,取材跨越东西,形成一种别具风格的“东方情愫当代绘画”艺术特色。

见到陈奕龙是在他暂居的黑桥工作室,他的工作室极其简单。最先让我注意到的作品是一张青蛙的画,作品名称叫《沉入没有答案的洪流》,这幅画是陈奕龙来北京创作的第一件作品,也许是陌生的环境和黑桥的黑夜给了他太多对于未知的猜想。画面上是一只在海浪中追逐金球的青蛙,陈奕龙介绍说,故事的背景来自于《青蛙王子》,帮公主捡到球,向公主索上一吻即可变身王子。“王子”身份对于陈奕龙来说,是财富地位的象征还是寻获一个答案?事实上,他在北京创作的作品里面都有青蛙,有些只是隐藏在画面深处——害怕别人发现似的。

奕龙也算是健谈的,可仍然能感觉到他的内敛和一点内向性格。

从毕业到目前,陈奕龙以“野生阿宅”命名过三次个展,“阿宅”这个词,有点丧失主动行动意愿的意思,中国、日本以及世界各地都有一大批“宅人类”,野生的“阿宅”就有了不为本词所控的意思。用陈奕龙的解释,宅起来可以一动不动,动起来却十分敏捷!

我以为以台湾的富庶和悠然的生活节奏,北京的环境会让他不习惯,没想到他很坚定地表示愿意留在北京继续进行创作,愿意把北京当成他主要生活和工作的地方,他说因为北京的文化艺术氛围是他在台湾感受不到的。

他喜欢北京也许是因为他的青蛙适应了这里,我想。

陈奕龙不愿出去写生,宅在工作室让思想遨游,然而他的作品却又那么的和他的生活经历贴近。他不写生,画的却是活生生的现实。

 专访陈奕龙

在台湾的一些创作经历是怎样的?

像我早期的作品是从学生时代开始做一些技术上的学习,怎么样把立体感啊给抓出来,然后是素描的基础工给弄扎实,在那时候的创作基本上是写实,刚开始学院派就是写实。然后是临摹,之后很大很大的转变是在大学的时候,接触了比较多的当代艺术,之后写实的东西也慢慢被稀释,但是还是离不开某一些形体,然后创作方式也比较不一样比较灵活一点,但是那时候还是有一些写实的影子。一直到大学毕业我们台湾男生要当兵,有一年时间不能碰艺术,毕业之后我是先到科技院工作,那时候也是因为经济的问题,所以先找份工作做一做,之后又回到艺术圈继续创作,才慢慢的发现到我把之前的技术抛开,出来新的东西就是现在的系列,现在用色块色块所拼接组合的,大部分是以青蛙为主题的一些创作。

 也就是说你的艺术创作是从重回艺术圈开始的?

其实从大学就有了,在大学就有什么试验艺术系啊,什么都试验,什么材料都试什么画风也都去尝试,但是还不算到很完整没有一个系统,直到毕业工作几年之后有一些社会经历了,它那种思维上的力量才凝聚,之前都是很散的。 

学校里学到的和后来社会上所经历到的才促使了你这批最新作品的形成。

对,它是一种混合体。

 从台湾来北京多长时间了?

我目前来了快三个月了。

 你觉得从台湾到北京来后艺术环境和差异在哪里呢?

北京的艺术环境是非常非常的有凝聚力的。艺术家画廊他们都在同一个区块,就像一个艺术小市区一样。但是台湾都很散,在台湾我要找一个艺术家朋友可能要跑大老远,不像这边有这样的一个集散地,台湾的画廊也是都散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可能有一部分比较多画廊但是他们都不是在一起,不像798那种方便性,只要一站式的看完全部画廊,台湾不是,台湾是散的,所以这里来说的话因为地点关系它的凝聚力会比较强。

 那你喜欢哪种的?

老实说我比较喜欢北京的环境。

 是什么原因选择了青蛙这个形象?我看近期它如此频繁的出现在你的作品里面。

青蛙它其实是一部分我的转换,一个画面里面我把自己丢在那个画面里面,我如果画自己的话,它对表达上面就少了一层诗意了,但是我找一个东西来做转换的话它在这个画面里就变得比较丰富,然后也比较多的曲折,没有办法让人家直接的去了解它,是用间接的方式去了解是最好的。为什么去选青蛙呢,当初我其实也有画很多的动物,但只有画到青蛙的时候感觉它就是潜意识里面形成的,然后比较直觉性的筛选出来,青蛙个性上也有一部分符合我本身的一些个性,青蛙它不太动,很安静,我也是话很少的,但真的有事情要做或有什么东西要发生的时候青蛙的动作是很迅速的,它身上有部分是跟我挺符合的,我就想青蛙挺适合我的,我也很喜欢它的造型。然后我就用它来做我的转换体这样子,我就一直用它来用于我的创作但之后会不会改也不确定,目前我会继续用它,现阶段还需要它。

 包括青蛙的作品有多少件?

台湾的不到四十,加上北京的不到五十。

在北京参加一些展览吗?

在北京的还没在台湾的现在正在巡回。今年就三个展了,加巡回目前三个。

有没有听到展览现场的一些评价?

大部分都还不错,大部分都还蛮喜欢的,他们来看的时候觉得不像一般画展。我所认识的一些都是非艺术圈的,他们看画展觉得是在看一个静物,写实之类的,他们来这边来我的画展看的时候感觉很特别,很缤纷,有别于之前所了解的一些艺术。

 你觉得你的画面是更偏向东方还是西方多一点?

我作品基本上是偏东方多一点,这跟我的兴趣和爱好有部分的关系,虽然我选的媒材是西方的,其实在功能上我觉得西方的媒材好用,但是中心思维我觉得东方思维是最符合我自己的。

 你除了油画还有做过其他的雕塑啊装置啊等其他一些什么吗?

也有,但是就不是以青蛙为主题的,想到什么就做,雕塑也有装置也有。

现在我们还没有机会看到你的雕塑和装置。

之前在台湾有,早期一点,但来这边也跟器材有关系,我更喜欢平面绘画。

 从开始到现在有没有受到哪位艺术家比较大的影响?

其实我受到比较大的影响是我在大学时期的老师,他是台湾的一个画家,他叫连建兴,他的教育方式跟其他老师不太一样,我很谢谢老师的教导,是因为他教我怎么样去思考或者画面要怎么样去经营,要给观者什么东西画面有什么链接很细节的东西,在我创作的时候他都一一的讨论或批判我的作品哪里不好,我都有听进去,他的课我还蛮喜欢的,有时甚至翘其他课,去听他别的课,我整个大学期间都是在跟他学习的。

 你说过有小孩子经常去你工作室去是怎么回事呢?

那些小孩都是附近邻居小孩,她们经常到我这里来捉迷藏之类的,她们也挺害羞的,她们看到我在创作的时候都在探头看一下然后我一看她,她马上就把头收回去了,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她们觉得我好像很好亲近之后,她们就进来我工作室里面,更近距离的看我工作,她们挺乖的,她们看到我在工作不会吵我,然后会帮我做一些清洁,之后我就看她们哦这小孩子还蛮有家教的,就让她们一起参与我的创作,我在造型之外就是可以让她们做一些处理的,我然她们帮我处理她们会很开心,我的作品颜色缤纷,她们也很喜欢这种感觉的,然后她们一有时间就会跑到我这边,我在工作他们都在帮我,后来我觉得她们好像对艺术蛮有兴趣的,我就买了张画布给她们自由发挥这样子。

你如何看待艺术作品的批评性以及被批评性?

我的作品其实里面都会部分参杂哲学性,一定会对社会上有一些想法,然后就用艺术的手法把它呈现出来,但是那个呈现的方式又不是太具有强烈批判性的去攻击某一个点,因为我不认为我有这个资格去批判一些东西,我觉得艺术它是供给一部分人的娱乐,我比较喜欢定位在娱乐性质的一个事业里面,以艺术与娱乐相结合这样子,所以批判上面的话,我的作品应该不太会被人家觉得我在批判他们他们也来批判我这样子。

 关于“野生阿宅”系列展览

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了解生命,陈奕龙了解生命的方法即是艺术

“野生”指的是动植物非人工饲养存活于自然环境下,顺其自然地成长让生命回归到最原始的状态。

“阿宅”源自于日本的“御宅族”(Otaku),指极度热衷于动漫游戏的爱好者,通常带有负面的意涵。

“御宅族”一词到了台湾,渐变成简称“阿宅”,常被认为是足不出户或是行动力不佳…充满许多负面的形容词;但在这次的展览中意指艺术家本身与作品的特性:时常待在工作室创作,对外界的信息来源有限以及面对人群大众不善于表达自己,那种内向、闷烧的个性;而作品本身,从制作到完成,也同样都在室内,足不出户的状态跟艺术家创作的过程有几分相似!

艺术家陈奕龙的“阿宅”在于有些闷烧、在人群中反而有点安静的个性,不同于我们对于“宅”在家不想接触人群的认知,他反而喜欢身处于一群朋友中观察四周人聊天、说笑,乐于参加各式聚会。人一多反而安静的他,却喜爱身处喧嚣热闹之中,这就是“野生”的成分!他会选择蛙当创作主题在于蛙两极的特性,不动则矣、一动速度飞快,这样相互抵触的特质贯穿他的创作理念与自身个性。

某次创作油画时,陈奕龙偶然发现在处理不同画面时,色块与色块间藉由不同的规律排列产生特殊的美感与视觉的丰富性,因此逐渐发展出色彩绚丽对比的个人风格。此外奔放的色彩带有一种“破”的概念,规矩深色的线条划分出的色块则带有“守”的意义,这“破”与“守”组成的画面却带来一种新趣味,呼应“野生阿宅”这期的展名概念。

在陈奕龙成长的过程中,绘画与多媒材应用一直都是他的兴趣,高中就读泰北时他毅然决然从一般班级转进升学班,在这段时间他养成了积极的行动力。大学顺利就读了华梵大学美术系的陈奕龙却在毕业后决定从事与艺术无关的科技产业,希望能符合社会所谓有意义的认知,更铁了心将自己的画具全都发送出去,却在科技业就职的这三年发现自己的创作瘾默默骚动着。离开了科技业后陈奕龙与朋友成立了工作室,在文创与多媒体产业中不断尝试与学习,并在一次壁画绘制的案子中再度拿起画笔,这次让他决定了:要留在艺术与绘画这块领域,经过三年的离开,这次回来就没打算走了!

与陈奕龙访谈的过程中,他乐于分享不同领域的工作经验、对于事物多方向的理解与看法加上对于绘画的喜爱与自信造就他成为一位思想多元开放、极富行动力的艺术家。

标签
陈奕龙
[ 本文链接地址: ]
 
 
 
 
 

    图片新闻


    展览推荐


网站合作:web@798space.cn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798space.cn 拍卖新闻:pm@798space.cn
Copyright ©2008-2015 798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14611号 QQ:983502987 QQ群①:72908026 QQ群②:182587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