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豆瓣  您好,欢迎来到798艺术网![免费注册] [登录]
798艺术网首页 > 作品评论 >   虐囚与酷刑:来自古拉格的图画

虐囚与酷刑:来自古拉格的图画

  www.798space.cn   2011年11月22日    来源:东方早报   展览推荐   艺术图库   导航   论坛>>
分享到:


丹齐克·巴尔丹夫(Danzig Baldaev)的《来自古拉格的图画》是一部关于虐囚和酷刑的极为奇特的政治图画书,其政治性与艺术性都达到了使人震撼和惊悚的程度。在读过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之后再来观看这些图画,恐怕还得承认这些图像所具有的视觉冲击力和震撼力是文字描述所难以比拟的。  

1.监狱当局纵容一般的刑事罪犯惩罚政治犯,钉子钉入了犯人的嘴,边上的犯人还在抽烟。  

2. 伐木场上,犯人们按住了一个政治犯的四肢,锯子锯进了犯人的腰间。  

3. 进入古拉格监狱系统必须经受如牲口般的检查。  

4. 触目惊心的大屠杀场面。

虐囚与酷刑是人类文明史上的耻辱。早在18世纪的启蒙运动中,酷刑就受到启蒙思想家的猛烈谴责。其实早在1754年,普鲁士就开始逐步废除酷刑制;在18世纪的下半叶,瑞典、奥地利、法国、英国也先后废除了司法酷刑制度。对酷刑的谴责和废除之声更重要的还是来自于以意大利青年贵族贝卡利亚为中心的思想精英,他们把反对酷刑与人权的观念联系了起来。但是,在历史上人类对自己的同胞施以酷刑最普遍、最惨烈的时代竟然还是在20世纪。

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土耳其人在亚美尼亚村庄犯下的暴行到二战期间德国纳粹的集中营,从前苏联的古拉格群岛到美国在越南的战争,从柬埔寨的S21到南美独裁政权的酷刑室,极端的酷刑行为总是以国家暴力的形式不断出现。

在世界艺术史上流传下来的以酷刑为题材的作品似乎并不多见,以至美国著名的历史学家林·亨特说,“反映司法上实施惩罚的酷刑方面的美术作品几乎不可能找到”(《人权的发明:一部历史》,第50页,商务印书馆,2011年7月)。他在书中采用了两幅16世纪的木刻画作为酷刑的插图,一幅描绘的是裂刑,另一幅是灌水之刑。画面上的场景应为在法庭上,所施行的酷刑是以法庭的审判为根据。在人物的动作和刑罚的细节上,描绘得并不是很清楚,可能与作者的观察程度或表现能力有关。

我相信在当代艺术史上,丹齐克·巴尔丹夫(Danzig Baldaev)的《来自古拉格的图画》(Drawings from the Gulag,,2010年Murray & Sorrell FUEL出版)是一部关于虐囚和酷刑的极为奇特的政治图画书,其政治性与艺术性都达到了使人震撼和惊悚的程度。在读过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之后再来观看这些图画,恐怕还得承认这些图像所具有的视觉冲击力和震撼力是文字描述所难以比拟的。

在前苏联的极权政治时代,维护意识形态威权的重要支柱就是惨无人道、极其恐怖的国家镇压机器,在遍布全国各地的劳改营里数十年如一日地上演着人间地狱的惨剧:荒谬绝伦的司法判决、极端残忍的刑讯、以极端的兽性折磨与羞辱人性的囚犯管理制度等等。这本总共只有200多页、130幅图画的小书再现了人类历史上最悲惨的一页——其实,我们可以相信,它还不是最悲惨的。

从形式上看,这本有点像连环画的图画书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画面之间并没有连续的故事情节。它的形式结构有点像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全书分为古拉格的诞生、逮捕和审讯及监禁、押赴劳改营之旅、古拉格系统、生活、死亡、艰苦的劳动、再教育、儿童、饥饿、罪犯们的权利、镇压和惩罚、逃犯和否认、国家成为古拉格、大屠杀等章节。但是从绘画艺术的体裁来看,它又带有连环画的画面特征,如每一部分内容有一定的相关性、每幅画面的构图与人物塑造的场景性等。必须承认作者的构图能力和造型能力都很强,在以写实为主的钢笔素描风格中潜藏有一种强烈的悲剧戏谑感和不无夸张的黑色幽默氛围,使绘画图像的艺术震撼力在理性严谨线条的编织排列中爆发出来。

在这些图画中,最令人深感痛苦和惊悚的是占据了大部分篇幅的酷刑、屠杀、虐待、奸污等情节的画面,在这里图像所造成的残酷力量远比文字要强烈得多。

在索尔仁尼琴的书中曾列举了31种刑讯方法,各种残酷的、对身体的摧残无所不用其极,对此他说,“毫无人性的人们有什么东西发明不出来呢?”他认为不应责备那些在酷刑的折磨下违心地认罪甚至出卖朋友的可怜的人。而在这本图画书中,这些酷刑的画面使这种残酷性表现得更加锋利,更加触目惊心。

图1是第一部分“逮捕与审讯”中对女政治犯进行羞辱与施加酷刑的情景,接着就是追问还有谁偷听美国之音、BBC等西方电台。

图2是进入古拉格监狱系统的一幅图画。

图3-图5是监狱当局纵容一般的刑事罪犯惩罚政治犯。

图6、图7是狱卒在惩罚政治犯。

图8描绘全苏联变成了古拉格。

图9、图10是大屠杀。

这些画面令人触目惊心,经受过酷刑的幸存者出来后大多会失语。

在这些画面上,我们看到画家对于各种场景、动作、道具以及各种细节都非常熟悉,描绘得极为真实。可以断言,如果没有对这种生活的体验和长期的观察,不可能创作出这样的画面。

作者丹齐克·巴尔丹夫于1925出生在俄罗斯乌兰乌德,是所谓的“人民公敌”的儿子,因而被送去专为政治犯的孩子们而设的孤儿院。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被送去服兵役,1948年被派到列宁格勒的一个监狱当看守。由于从父辈那里继承了对文身图案的兴趣和研究,他开始在监狱中画罪犯身上的文身图案。没想到这件事被上报到克格勃部门,并获得了料想不到的支持,因为上面认为解读罪犯文身的意义有助于对他们的监控。因此他有机会前往各地的劳改营,目睹了各种各样的劳改营生活情景,了解到犯人所受到的非人折磨的所有细节。

这本《来自古拉格的图画》就是他根据亲眼目睹和了解的第一手资料而创作出来的,因而具有惊人的真实性。这本似乎并不太起眼的图画书是对20世纪极权制度下的虐囚和酷刑最有力的揭露和谴责,在艺术史上具有独特的意义。

[ 本文链接地址: ]
 

网站合作:web@798space.cn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798space.cn 拍卖新闻:pm@798space.cn
Copyright ©2008-2013 798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14611号 QQ:983502987 QQ群①:72908026 QQ群②:182587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