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豆瓣  您好,欢迎来到798艺术网![免费注册] [登录]
798艺术网首页 > 国内新闻 >   2013年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的日记 Day4

2013年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的日记 Day4

  www.798space.cn   2013年06月21日    来源:artspy艺术眼   展览推荐   艺术图库   导航   论坛>>
分享到:


Lucio Fontana canvases at Helly Nahmad’s Art Basel booth

这次我不再说免责声明了,开门见山,从哪儿开始?——还有哪儿?——当然是更多的晚宴和派对。在博览会和双年展坚持不懈的行军过程中,艺术界就像一座巨型的混合鸡尾酒。有时候这很有效,但有时候它加剧了那些随便逛逛的市民们的怀疑。只有一件事是肯定的,这杯酒的强度可以使人盲目,推动他们做出极端的行为和反应。于是,我们就从艺术圈这个令人兴奋的话题开始吧。

我承认,有天夜里凌晨大概三点的时候我有可能真的忘了我还有孩子,因为我在Three Kings Hotel,那里每个人几乎都是交易商,都会在晚餐后聚会,所以那里始终人头攒动,比肩接踵,就像艺术世界的狂欢。有些直接从其他派对来的人,看见穿着考究的中年人手上盖着某些夜店的章子,真是好笑。甚至数天后,我都仍然有这样一个残存的提醒。

回到喧闹的酒吧场景。走出一个英国大陆的当代艺术交易商,他挺着胸,像一个孔雀,却几乎将我撞到,而且完全没有说“不好意思”。几分钟之后,同样一个Grizzly Adams样子的男子敲了敲我,并朝着我说“你好”,还顺道称赞了几句,“我不是在跟你打招呼,Kenny。”有时候艺术界可以非常动人。(真的“动”人。)

但在派对和活动现场偷听你隔壁的人说话又总是那么有趣——你永远不会失望的,就像我听到一些奇人怪事后被证明的那样。比如,“我朋友说我可以在巴塞尔遇到多么有趣的人,但是我一个都没发现,只有一堆笨蛋。”更加讽刺的是,高古轩的一个员工提到一个最近日薄西山的艺术家,“呵呵,还有人代理他?”

Zaha's work

有一场为扎哈·哈迪德(Dame Zaha Hadid)和她在Vitra拉校园的建筑的崇高而神奇的消防站举行的晚宴,她现在老了2O岁,却看起来十分清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那座楼本来作为一种新的雕塑装饰元素,非常前卫而锋芒毕露,那些尖锐的边缘看上去可以随时落下,或者说将谁置于死地。坐在这个晚宴正殿里,我所能想到就只有卡车原来停的地方,现在是我的床。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或多或少地谈谈艺术了。巴塞尔艺术展由两层楼分割,充斥着历史最悠久的作品。现在越来越多的艺术展、博览会等待上位。装满一口袋糖再出门是个好主意,因为有什么会比艺术交易商和收藏家的口臭更糟糕呢?由入口通往艺术展的路会是一场社交运动会,尤其是如果你挡在了一个如饥似渴的收藏家面前。“抱歉,队伍在我身后!”而且因为我糟糕的方向感,每次转弯我都会迷路。

那些艺术家们会亲身参与艺术市场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他们宁愿从商品制造之后的环节退出。艺术家们似乎都在追求创作某种公式,而非让某一件单独的作品传达动人的含义。

疲惫地走在过道上,你无法不观察周围的人,这样一来艺术界就往往比艺术有趣得多。比如一个穿紧身连衣裙的交易商,身体完全的扭曲着,就像在模仿John Currin的角色。又如另一个交易商抽动得那么厉害,我不能确定他是不是癫痫还是吞了一整罐MDMA。

另一个在艺术展中趋于被反复观察的事是那些巨大价值的艺术品,它们的价格往往可以匹敌中等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这足以确保它们有个人的保镖。再有就是各路名人,要算清在这里的具体名人的数量就像统计战时的伤亡数字。毕竟,如果没有Jay-Z 和 Kanye还怎么能叫艺术展呢?

当然啦,一场艺术展没有老虎爱好者LDC(Leonardo DiCaprio) 徘回其中怎么算完整呢。忘了Mugrabis和现代艺术博物馆吧,今天是名人明星在负责操纵市场和声誉。连我自己都做了一件关于LDC的作品,他近期在佳士得主办了40万美元义卖活动去拯救濒危物种。我就开始(出于某种原因)将它发给了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有人愿意花6万5千美元买(钱花得真值)我那个以明星为背景的数码拼贴。如果这还不够,我就不得不告诉Gagosian不要卖,过几天再在Three Kings的楼梯上提醒他。

在艺术展中又一次亮相的是一层的Gerhard Richter的画,在几年前的一场拍卖会上被买下(一个典型的际遇),底部画得过头的蜡烛还隐约可见。这东西已经被拖到那么多艺术展、博览会,应该是会掉漆的。如果那个蜡烛还在,在这个尺寸来说应该是无价的,但是没有的话,就被证明是卖不掉。也许他们应该恢复并重新画上那个蜡烛,只要别跟Gerhard提这事儿。

传奇人物Nahmads,我崇拜他们王室贵族跟艺术的关系(,而且他们要买就买很多!)他有一个典型的高水准展位,充满了美丽而重要的Miró, Calder和Bacon的作品。那甚至还有一个全白色的房间充斥无与伦比的家具和地毯,像艺术世界的白色特辑(The White Album)。它们都被在200万元到600万元之间售出,一张Calder甚至叫价10000万元。我猜纽约一些画廊因为法律纠纷而愁云惨淡,他们头顶的“云”肯定跟这个房间一样洁白。

一度,Nahmad的展位为了一场私人参观而被拉上了警戒线,那里好像变成了Fontana Fortress,就为了给一个似乎非常有钱的收藏家单独看一个作品。当另一个同样身怀巨贾的人出现,我不敢相信那个助理居然没能认出他,而拒绝让他进入。这可不是明智之举,在被他的保镖不那么巧妙的提醒后她才迅速发现这一点。我打赌她下次肯定记得了。

几个值得注意的报价出自peanut画廊:“艺术家跟 Gumby 和 Felix the Cat关系很好”,以及“看那幅画!她正在度过一个巨大的高潮。”你甚至可以在周围这些谈话中听见钱叮叮当当的声音。“你买了什么?”是一个流行的问题,一次又一次被遇见,也毫不含糊地提醒着每个人你当时为什么来到这里。

数百万美元的交易就在一次握手和走出信任的一步之中完成了,这真是惊人。据说有一件价值2亿美元的作品出现,那就将会有很多握手,而且要跟这么多人握,最好配备几大桶抗菌洗液。

我碰上很多收藏家、画廊,还老碰见艺术作家Adam Lindemann,我们就会进行一场长时间的讨论,关于艺术市场,和许多价格变动和趋势被监测和跟踪的新奇资源。当然还会聊聊老爷车,这是我们共同的爱好。

虽然,我不会透露我在展会上买了什么,甚至买没买,这些都是专业领域的商业机密。你懂的——扣扳机时总会有一个不肯否认的高调的嗡嗡声。没错,这是物欲横流,想要以这样或那样的东西填补情绪的空洞诚然可悲,但一个有趣的临时修复总不错。我猜你肯定知道我是否买了什么了吧。

一般来说还有一句艺术世界中被反复重复的句子:“这是独一无二的,是的,但她可能会做一些额外的版本。”交易商们没给你说的是,绝对会有无数类似的作品被做出来,而且做得跟你刚刚买的这一件同样惟妙惟肖。

领导一场艺术展,一个超过一天以上的博览会,是一场持久战。这些场合提供了难以置信的学习机会,收集信息和观察。说到“看”,一个由不知名的德国人运营的纽约画廊,把自己的超巨大的名字印得满墙都是,导致你不得不眯起眼睛才能找到艺术家的名字。

艺术世界是由一连串分层的同心权力圈构成的,其中最精锐的晚餐只有四人。即使像我这样的老兵也时而遭遇冷落和打击。但艺术本身在很大程度上是免费观看的,而且联结者所有人。这种在一个艺术展的场合里吸取所有艺术的经验是无法描述的。经常有一种反驳意见说“没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出现在艺术展上,但这里至少没有虚伪的姿态。

总而言之,我从巴塞尔幸免了,其中包括巴塞尔的一辆电车差点把我铲平,当我的鼻子顶在它的挡风玻璃前它才停下来。我也克服了其他打击,比如当有人告诉我,如果我不是这么多话我就能增加很多业务,还有一件我买的作品居然被要求重新竞价。

二十年来,我都没有从头到尾呆在一场艺术展过,每次都会早点退房离开。谁又能责怪我吗?你以为我肯定学乖了。但现在,在我们刚刚经历完一连串的双年展和博览会后,当然,还有拍卖会啊!我得回到家去翻堆成山的目录了。

[ 本文链接地址: ]
 

网站合作:web@798space.cn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798space.cn 拍卖新闻:pm@798space.cn
Copyright ©2008-2013 798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14611号 QQ:983502987 QQ群①:72908026 QQ群②:182587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