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豆瓣  您好,欢迎来到798艺术网![免费注册] [登录]
798艺术网首页 > 国内新闻 >   古玩字画成最大受贿类别

古玩字画成最大受贿类别

  www.798space.cn   2012年02月01日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展览推荐   艺术图库   导航   论坛>>
分享到:


历史悠久的“雅贿”,令艺术品市场不自觉地沾染了“洗钱”的污点。

如果从礼品的价值而论,无论是真金白银、参茸虫草,还是名烟名酒、名表名包,令人震撼的程度似乎都无法与古玩字画相媲美,因为它们少则几万、十几万,多则数十万甚至百万、千万,更重要的是其中有惯常礼品所不具备的“风雅”和“别致”。

能够用上如此价值连城的礼物,究竟收礼人和送礼人之间是何等的“情义”?想必已不言自明。

齐白石、范曾最受欢迎

最近几年,中国的艺术品市场空前繁荣,随着亿元时代的出现,各个品类艺术品的价格纷纷水涨船高,以往只属于小众雅藏的古玩字画,也因价值连城而逐渐成为高档礼品的重要选项之一。毕竟,这年头,连大妈们都知道,艺术是很值钱的!

“在近几年我们调查的官员受贿案件中,以价值而论,古董字画等艺术品已经超过房产成为排名第一的类别,而房产排第二,第三则是各类小件奢侈品。”中共北京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一位纪检干部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近几年,我们已经开始组织纪检干部学习一些关于艺术品和奢侈品的知识。以前就出现过这样的情况:要不是受贿人自己交代,我们很多纪检干部可能并不知道一副眼镜架也有几百万的;一串乌突突的木头珠子穿成的手串会比一块劳力士金表要贵得多,因为那是顶级沉香。”他说。

一方印章、一把紫砂壶、一幅字画、一个笔筒……这样的礼品不仅风雅,而且在“含金量”十足同时又相当低调、隐蔽、婉转,不像传统的金钱交易那般赤裸裸。

“现在官员收礼都相当谨慎,普通的礼品根本看不上眼,冒着风险也值不了什么钱,不如不收。但是,古玩字画就不一样了,有时叫人很难拒绝。”著名书画经纪人郎永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说,常有人通过他向书法家求字,很多要写上“赠某某”,这样领导不收也不好,因为写了他的名字总不好再给别人了。

虽然官员权贵中爱好古玩书画的不少,但真正懂艺术的毕竟是少数,所以要想礼品的价值被对方充分地“领悟”,选择那些家喻户晓的艺术家或者“有名头”、“有官职”的艺术家会更加事半功倍。

“比如书画若出自在美协、书协有头衔或者在艺术院校有职位的书画家之手,那自然是拿得出手的,因为不管你懂不懂,有来头总是感觉错不了。”郎永说,“如果更有实力,那就可以选择如齐白石、范曾的画或者启功、沈鹏的字,这些在艺术市场里都属于硬通货,最受欢迎,价值高、能保值,而且变现也非常容易。”

历史悠久的“雅贿”

以艺术品作为礼品并非今人所创,在中国绝对是有悠久历史的,称之为“雅贿”。“雅贿”可追溯至汉代,唐宋渐成风气,至明清则已臻于极致。据说在明代,书画是可以充当俸银的,是“硬通货”,自然也可以当作礼金的。于是,古玩书画成为官场交际的秘密武器,“雅贿”蔚然成风。

古代仕林耻于论及钱财,又好风雅,于是以古玩书画作为媒介,便可两全齐美。明清时期的大贪官个个均非“庸俗”之人。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唐吴道子《南岳图》、王维《圆光小景》、宋徽宗《秋鹰》、宋高宗《题王仲珪梅》、苏东坡《墨竹》都曾是明代大贪官严嵩的藏品。据说严嵩爱棋,因此他所收受的碧玉、白玉围棋和金银象棋各有数百副之多。

清乾隆时期的大贪官和珅,同样以喜“雅贿”著称。和珅并非不学无术之人,于书于画也都算颇有见地,虽然所收之名作数量只有170余张,但绝对件件精品。乾隆皇帝也同样是爱好书画之人,《石渠宝笈》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和珅也常常以难得的书画去“雅贿”皇上。

不幸的是,这一传统被很好地保存下来。“艺术品成为贿赂的工具,这对立法、司法以及纪检领域都是一个新课题。”上述纪检干部说,“干部级别越高,收受的贿赂中,艺术的价值和比例越高。”

从赖昌星、文强、马继国,到李大伦、许迈永、刘志祥……近年来落马的高官中,无一不被查出藏有名贵的古玩字画,从齐白石、张大千到陈逸飞、范曾,从瓷器、紫砂到象牙、红木,还有比较前卫的当代艺术品。

这其中最为著名的当属温州市公安局鹿城分局原局长王天义,他家中所藏的古董和字画简直令很多专业博物馆汗颜。这座“天义博物馆”中包括书画作品195件,古代瓷器及西方艺术品27件,邮票、文物、鸡血石等1351件。其中不乏上乘之品,如齐白石《春山图》、法国铜鎏金竖琴纹托盘座钟、清乾隆年间斗彩团花罐……

洗钱暗流

“从政要学曾国藩,经商要学胡雪岩”。今天,晚清富可敌国的红顶商人胡雪岩的故事依然被很多人推崇,在《胡雪岩传》中就记载了这样的故事:

光绪七年,为了帮助左宗棠西征、开船运局、办洋务,胡雪岩计划向德国、英国的洋商“借洋银”300万两。但是,这一计划若想成行,就必须得到清朝政府的许可。当时的户部尚书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相当于现在的财政部长兼外经贸部部长)宝鋆就是一个必须要争取的人物。

但是,胡雪岩并不认识宝鋆,贸然送钱恐怕是会徒劳无功。于是,早已深谙“雅贿”之道的胡雪岩来到琉璃厂,找到一个可信的古董商来作为“送礼”的中间人。

宝鋆家中藏有一幅明代唐寅的《看泉听风图》,胡雪岩就让古董商去联络宝鋆,说有买家非常喜欢这幅画,愿意以三万两银子求宝鋆“割爱”。宝鋆自然知道这幅画虽好,但哪里会有这般高价,当下心领神会,告诉古董商愿以君子之德“成人之美”。

这笔交易,用今天的话来讲,叫做“洗钱”。

鉴于以艺术品形式行贿受贿的现象日益突出,中纪委颁布了新的规定:官员不得收取古玩字画、不得收取润笔费等等。但是,“变通”的方式毕竟太多了。

“我在潘家园买了一把破茶壶,然后就说是明朝的,送到拍卖公司拍卖,然后就有人以一百万拍下来。这似乎不触犯任何法律,而且还十分高雅,只能说我眼力好、捡了漏儿,这叫以假为真。”郎永说。“我拿了一件乾隆的花瓶,摆在琉璃厂,你花1万块买了去,其实值100万,这叫以真为假。”

在古玩店和拍卖场上演过多少次这样的情节,我们不得而知。“我听到的一个故事是:两企业竞标一个千万的项目,对手送了领导一辆路虎免费试驾。这边企业没那么多钱,于是花几千块找人仿了一幅齐白石,拿到拍卖公司自卖自拍了一下,拍了80多个(万),然后带着拍卖公司的付款凭证送给了领导,反正是一锤子买卖,拿下这个单子就行。”郎永说。

曾经一度,文强收到的那幅张大千的“青绿山水图”被鉴定价值高达364万余元,震惊了不少人,但在随后的庭审中,又被国家文物局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一般仿品”。

只是不知道,送画之人的事儿文强给办了没有?

[ 本文链接地址: ]
 

网站合作:web@798space.cn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798space.cn 拍卖新闻:pm@798space.cn
Copyright ©2008-2013 798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14611号 QQ:983502987 QQ群①:72908026 QQ群②:182587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