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豆瓣  您好,欢迎来到798艺术网![免费注册] [登录]
798艺术网首页 > 国内新闻 >   郭海平:寻找精神病艺术家的人

郭海平:寻找精神病艺术家的人

  www.798space.cn   2011年03月05日    来源:南都周刊   展览推荐   艺术图库   导航   论坛>>
分享到:


郭海平

郭海平简介

1962年生于南京。高中辍学,进入南京塑料厂当印刷工,后接触到绘画,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曾策划、发起“晒太阳”、“药”、“病:我们时代的艺术”等当代艺术展。

2006年,郭海平进入南京祖堂山精神病院三个月,召集病人作画,后著有《癫狂的艺术:中国精神病人艺术报告》。

2010年11月,郭海平创办的“原形”艺术中心在南京开幕。这是中国首家精神病人艺术中心。

在常人眼里,郭海平这几年是越活越“邪”了。

2002年,郭海平先是把半坡村转手了。紧挨着南京大学的半坡村,十五年前是全城第一家咖啡店,说是南京的文人沙龙、文化地标一点不为过。韩东、朱文、毛焰,这些南京的作家艺术家都喜欢到半坡村玩,也喜欢和这个平头,笑起来缺半颗牙但极富感染力的郭老板交朋友。郭老板还不时在店里布展,1996年,半坡村开业后第一个展就是毛焰的画展。

郭海平自己也画画。2002年,他宣布卖了半坡村,以40岁高龄开始职业画家生涯。毛焰对此很吃惊:“海平,你这是想干吗?”

2006年,郭海平“入住”祖堂山精神病院。老朋友圈有人传:“疯了?”

郭海平在里头呆了三个月,布置了一间画室,700多名病人鱼贯而入,有兴趣地就自发留下来开始画。最终“保持了长期热情并表现出相当天赋”的病人有11个。有媒体称郭海平“教精神病人画画”,他纠正:“不,我是看他们画画。”又道:“不不,我是仰视他们画画。”

2007年年初郭海平“出院”。病人们的画作被拉去北京798开展,有惊叹、有争议。郭海平详细地记录了他这场艺术实验的经过,集结成一册《癫狂的艺术》出版,人们纷纷以为,他和精神病人的这一役,大功告成,到此为止。

但郭海平说,这只是他的第一步。踏入祖堂山的最初,他也没有想到,这场实验会改变他的人生轨迹。四年前11位令他惊呼和动容的病人,如今一个死了,一个出院,剩下的九个依然在医院接受治疗,但在长期药物的作用下,体力和激情都大大减退。

郭海平痛心疾首。他之前不过是想做一名自由艺术家,而现在,他建了一座叫“原形”的精神病人艺术中心,希望把能画的病人集中起来,让他们不受干扰地画画,希望改变中国人对待疯癫的观念。

“原形”

郭海平住在长江边上。从他家阳台眺望,即使是最阴沉的天气,那个叫江心洲的小岛也若隐若现。因为近,更因为便宜,原形艺术中心选择在江心洲落户,一栋农家二层小楼,一年7万房租。外墙刷得雪白。一楼的展厅涂成令人安心的蓝色,挂着病人们的画。二楼是三间大画室,画笔摆在摊开的画纸上,随时等着涂画。

除了去年11月18日开幕那天,请了些朋友和病人来算是有过一番热闹,大部分时候“原形”显得过于清净。以种植葡萄出名的江心洲夏天会迎来众多游人,而此刻只有枯枝。

2007年,“癫狂的艺术—中国精神病患者作品展”在798零工场开展。它除了是国内第一个精神病患者作品展外,或许还是第一个所有艺术家集体不到场的展。郭海平向来宾解释:“请谅解,他们无法接受以精神病人的身份曝光在公众面前。”

这让展览看上去陷入了一个窘境:一方面,毫无疑问,作为“精神病患者”的艺术家是该展最重要的标签;另一方面,他们是不到场的、不被承认的,甚至是不存在的人。

70幅画作的署名全部是化名。郭海平和病人家属一一沟通过,无一人愿意以真名示人,更别说亮相。“一旦进了精神病院,监护权就归家属,病人自己没权利作决定。家属们的理由是,如果他们有一天出院了,回到社会上还要见人、还要工作,要是被全世界都知道得过精神病,就没法活了。”郭海平说。

“事实上,中国普通民众对精神病人也怀着极大的恐慌和排斥。”郭海平设想过这个画面:病人们真的来出席画展了,大概就轮到现场观众吓得后退三步了。

郭海平也曾感到恐惧。2006年秋天,他拖着一只装满水彩颜料、油画棒、马克笔的行李箱住进祖堂山精神病院的第一夜,一个女病人凄厉的叫喊让他毛骨悚然,彻夜未眠。但很快他被他们的画征服。

张玉宝 怒吼 精神分裂症

卖馄饨出身的张玉宝,喜用最对比强烈的色彩,红、黄冲撞,画出一截力不从心的指头,又像是一个咆哮的小人。这幅张玉宝自己取名为《怒吼》的画令所有人第一时间想到了爱德华·蒙克的《呐喊》—同样的扭曲、愤怒和痛苦,从纸面上几乎喷薄而出;傲慢自大的“余丹格格”,用透视法画汽车、别墅和一切她想象中的“上流社会”,甚至她画的奥巴马和郭海平都惟妙惟肖。

王军 在天上看到的三座山 精神分裂症王军 拖拉机 精神分裂症

王军,农民,一辈子老实巴交,因为“挣不了钱给儿子盖房娶媳妇”而崩溃,画画坚持用圆规和直尺,坚持画“有用的东西”,他画线条硬朗、色彩鲜艳的农用机械,水闸、收割机,还有“一辈子只坐过一次”的火车—所有都是高空俯视图。这让郭海平得出结论:“精神病人是在天上看世界的。”

这些病人都毫无绘画基础。但他们拿起画笔,毫不犹豫,丝毫不用考虑题材。“张玉宝告诉我,他可以画出他脑子里的一切。我问余丹格格可不可以画鱼,她立即画了十几条鱼,每条都有名有姓。”

在开始这个实验前,郭海平曾猜想“精神病人和艺术家是不是只有一纸之隔”。他很快推翻了这个结论:“差太远了,我们在地上,他们在天上,现实太沉重了,所以他们才魂不附体,灵魂出窍。”

为期三个月的祖堂山实验很快结束,郭海平走的时候,张玉宝和王军都哭了。郭海平答应他们:要开设一个“艺术病区”,继续让他们画画。他以为这不是一件难事,甚至很快也争取到了江苏福彩中心的一笔资助资金。但医院拒绝了他的提议,院方和家属都担心,画画这样的“刺激性”活动会使病人兴奋、失控;而郭海平提出的为了让病人们保持精力和灵感而减少药量的要求更被视作不可想象。

“事实上,画画的时候他们专注、平静,在那段日子里他们的状态明显好过平时。”郭海平说。他翻开了祖堂山医院七病区主任王玉当时的治疗笔记:“2006年10月,张玉宝参加该项艺术活动,他的艺术天赋令人惊讶,在三个月的时间里,他每天都在创作,甚至对未来也有了打算,他说他想做一个艺术家。”

张玉宝在此一年半前被诊断为重度精神分裂,多次意图自杀。

如何让他们继续画下去?“癫狂的艺术”展后,他遇见了法国人波斯特。波斯特是巴黎一家原生艺术画廊的老板,所谓“原生”,即指精神病人艺术家。波斯特和郭海平一样,有感于“正常人的表达、艺术都被模式化了,唯精神病人才有真正意志自由的表达”。2005年,波斯特画廊的销售额大概是100万人民币,卖出了好几幅10万以上的精神病艺术家的作品。

郭海平的眼睛亮了,他要做原生艺术在中国的拓荒人。

[ 本文链接地址: ]
 

网站合作:web@798space.cn 艺术新闻/展览投稿:info@798space.cn 拍卖新闻:pm@798space.cn
Copyright ©2008-2013 798艺术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14611号 QQ:983502987 QQ群①:72908026 QQ群②:182587562